“都是小事情,况且也正好让我热了热身体。”赫斯列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这艘飞空艇达到目的地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你让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既然卡西亚团长觉得我们身后有人跟着,那应该就是没错了。敌人不清楚我们的信息,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只是以他们的实力,我们想要从机场走出去,可能并不会太轻松。”

“并且我们要做的也不是仅限于安出了机场,反过来收集一些敌人的资料,又或者掌握其中一两个重要人物的踪迹,那才是要去考虑的。”

“当然了,还有等着团长赶回来。”黛尔亚加上一句,“我觉得以后我们做事的风格也要改变一些了,否则这样迟早会被时间落下。”是对沃特斯说的,黛尔亚很早就感觉到了压力,大过她在布力诺地域时的感受。这种压力还在持续增长着,她认为是应该让自己,以及让势力里的人作出点什么才好。

、、、、、、、

直到感觉到巨大震动再次沿着地面传到自己的身上,卡西亚才从堆满的行礼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缓步绕过行礼仓库中的诸多搬运工人,从专用通道再次来到了等候室中。

站在门口的角落巡视了宽敞等候室一圈,卡西亚没有再感觉到暗中若有若无的感觉,这才走向身前的空位上坐下。

“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小心了。”他眨了眨眼睛,取掉美瞳后,顿时感觉到一阵舒爽。贴着那种东西,不透气,灵敏的感觉使他很不舒服,“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他自己评价这种行为。

轻轻靠着椅子,卡西亚仔细看了一眼轮回滚动中的时刻表,以及对应的飞空艇航次后,起身买了一堆食物,惯例般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外面的光线很好,一些穿过玻璃落在身上,很舒服。

前面有蜜蜂一样振翅的嗡嗡声音,看样子是一个人数较多的团体,是很年轻的面孔,带着一股卡西亚内心羡慕的、、、纯真气息?平时读的书在这时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他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但他们身上带着的气息确实早就从卡西亚身上消失了。

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卡西亚一面本能地警觉着周围,一面大口将买来的食物解决掉。而后闭上眼睛做短暂的休息,一个小时后,他准时睁开眼睛,随意扫视了一圈周围,正想继续闭上眼睛时,身前有什么东西让他半闭上的眼睛再度睁开了。

是一个不怎么合群的人,头发简单地扎成了一束垂在脑后,穿着一件浅粉色的春季衣服。卡西亚放开耳朵,在周围的人都在谈论这次外出的趣事时,也只有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认真做着自己的事情。

但这些都与卡西亚没有关系,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年轻女孩手上正拿着的东西。那是一本自己装订好的小册子,手写出来了很多奇异的文字,称之为符号会更加合适些。短瞬间就唤醒了卡西亚的记忆,在布力诺的仓库里,他见过相同的东西,那是深深刻印在一副龙类骨头化石上的符号。

大学校花户外甜美唯美迷人写真

在文字和历史上没有一点研究,卡西亚一直都未成特意去思考这些印在自己记忆里的大片符号是什么。本来以为会随着时间忘掉,但他好像低估了这些符号所具有的力量。并未被时间所侵蚀,念头才出现,一片繁杂的符号瞬间变填满了他的大脑。

“是在翻译这些东西?”卡西亚猜测。好像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没有一点遮掩的目光,在女孩偏过脑袋的时候,卡西亚很自然转过一点角度,重新闭上了眼睛。但放出的感知依旧让他知道那女孩已经转过头看向身后了。

视线在身后扫视了几次,最终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卡西亚这时才想起来,因为自己的习惯,他这一排座位上面,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坐着。

“你好,先生?”女子的声音在卡西亚看来很普通,作为礼貌,卡西亚睁开眼睛,微微点了一下头,脸上也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来。

“请问有什么事,小姐?”卡西亚看着面前和自己年龄相近的女孩问道。很年轻,带着一副粉色边框的眼睛,十层是新换的,光滑的表面正反射着一点亮光。不是很漂亮的脸蛋,带着很浓厚的书页的味道,卡西亚自然而然想起了学校里从墙壁上刚吐出的通知纸张上带着的温润油墨气息。

女子已经将那本小册子合上,眼睛微眯着,仔细打量卡西亚的脸庞时,为了看得更清楚,用手推了推眼镜,。

“先生,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女子的话也带着不确定,她从卡西亚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熟悉味道。常年的生活轨迹都是学校和图书馆,接触最多的人可能就是她自己的祖父杜立森了,以至于让她的感知如同一张白纸。不能当成是敏锐,但一有什么东西染在上面,想要被覆盖掉,或是遗忘,要比普通人困难很多。

虽然卡西亚有简单的进行装束,但不可否认,他还是被面前的女子认了出来。

“是在国立图书馆里面!”女子想起来,兴奋使她的声音变得有些高了。一旁的几个人看了过来,她缩了缩脑袋,好像和卡西亚的交谈已经是一种不能见到阳光的交易般,一下子变得非常小,“记得吗?当时我在那里做管理员,你下午来的,在用那里的机器搜索一个地名。当时你很认真,我在后面偷偷看了一下,实在对不起。”女子说完,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她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卡西亚依旧保持着笑意,确实有搜索过地名,只是关系到第一代骑士王格罗特和二代圣剑,他一直带着应有的谨慎态度。

见卡西亚没有回答,女子继续自己的话,好像是要帮助卡西亚唤醒那份记忆:“国立图书馆,记得吗?”

卡西亚做出想起来的神情,他确定女孩确实没有认错人。

“后来有找到那个地名吗?”女子转了转身体,以更舒适的姿势对着卡西亚,“肯定还没有吧。”话语间带着小得意,解决这类感兴趣的事情,让她生出一种成就感,“花了好些时间,也看了好多书来,才得到相关的线索。”

随即女子扯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什么,递给了卡西亚:“作为偷看的回礼,实在对不起。”

在女子满脸诚恳温暖的笑容下面,卡西亚点头接过了那张写下东西的纸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