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笙对外一无所知,斩月怎么也不能放心,他担心当华笙面对的时候,整个人承受不住。

其实斩月担心的没错,华笙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准备,她知道江流一定会担心,但不知道江流会选择一个这样最不是办法的办法。

或者说是一个鱼死网破的法子。

哪怕江流闯进来了,那最后还不是一个死吗?

“说什么?他怎么会知道这个办法?他也想起来了?”

“他……”

华笙不敢相信的看着斩月,随后低下了头,斩月不会骗她,那就说明江流一定是已经这样做了。

像斩月说的,他马上就要来了。

现在讨论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办法已经不重要了,而是怎么要江流活!

众神之怒,谁能抵挡?

华笙捂着心口,刚刚才平复的心,又开始疼了。

她是一早就知道,长安就是她跟江流的孩子,也知道终有一天,这孩子会脱离掌控。

宇宙的非凡与不同

华笙知道他天生的魔气与江流的正气不对盘,她想改变这些,所以一直不敢让他跟江流见面,带着两个孩子暂时离开江流,她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办法,可若是什么也不做,华笙也不能原谅自己。

只是她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甚至根本无法预知和控制,一步步将长安彻底魔化,无可控制。

现在又以一己之力将整个七十二幻境掩盖,常人,甚至是常神不可进,她不能出去,与江流不得相见,他肯定不能等着……

华笙都能想明白,只是再明白,也不能看着江流与长安两败俱伤……

“他是什么身份,不会不记得吧?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毫无办法?况且,出事的是,如果他真的傻傻的等着,那我真的要看不起他了!”

“这一切都是命吧……”

“很多事情不能两全,人也是,……要珍重!”

斩月看着听见江流消息瞬间变了情绪的华笙,淡淡的笑了,看样子不管他做什么,他都抵不上江流了。

他跟江流也真的不一样,不管他怎么做,也赢不得一颗心,这心不在身上,无论如何也得不到。

到最后能给的解释,也就只有一句不爱而已……

因为不爱,所以那颗心总是不一样的。

他的这份爱,真的是既美又苍凉。

斩月也不能久留,毕竟他现在的不再是以前了,说完这些,最后深深的看了眼华笙,慢慢的退后,正如他来的时候一样。

“要去哪?”

华笙抬头问道,声音还有些哽咽,哭过的双眼还有些红肿,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梦里,她似乎恢复的很快。

她刚刚听见江流的消息,就控住不住着急了,但她怎么能忘记眼前这人……

看着斩月一步步的离开,所以华笙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他又不在魔界,更不在冥界,他能去哪里?

“我哪里也不去,但同样哪里也会去,我是风,是雨,是沙,存在走过的地方,看着,祝福,我与江流,这场博弈,终究是我的退出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