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阳光照进了窗户,卡洛琳幽幽苏醒,惊觉自己已睡在床上,她环视周边,没看到林风的影子,房间里寂静无声,所有东西都整整齐齐,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

那场近乎疯狂的缠绵,难道只是梦境吗?

拉开毯子,卡洛琳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内心瞬间慌乱了一下,继而又窃喜不已,那不是梦,那是真的!

一丝回味的神情在脸上绽放,这个各方面无比优秀的男人,是自己的了!

就算他那些女友,恐怕也比自己晚了一步,这样的捷足先登让卡洛琳骄傲无比,内心非常满足。

虽然林风没等到天亮就离开了,但他收拾好了乱糟糟的房间,抹去了那些疯狂过后的痕迹,让卡洛琳又感到了这个男人的贴心和细致。

这女人在床头回味昨夜的旖旎,甚至傻笑出声来,闹钟忽然响起,她才记起来今天要给他们送别,赶紧起床洗漱穿衣!梳洗打扮。

卡洛琳焕然一新走到楼下,迎面就看到老父亲眉开眼笑,拎着一个金丝雀鸟笼,正和管家谈论什么。

谢尔盖奸计得逞,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招招手叫卡洛琳过来,老管家立即识趣退下。

“爸爸……是你做的?”卡洛琳噘着嘴唇,一副埋怨的表情。

“是啊是啊,我的小女儿,昨夜,是不是你渡过的最美好的一个夜晚?”谢尔盖得意地笑着,打开鸟笼,“我的小金丝雀长大了,要展翅飞翔了,我这个老头子可以放心撒手了!”

笼中的金丝雀歪头看他几眼,双翅一振,一头扎向了蓝天。

杏眼圆脸冬季少女室内温暖风格写真

卡洛琳出神地望着天空,这一夜之后,自己真的长大了吗?

“早上好!谢尔盖先生!卡洛琳小姐!”夏雪馨拎着手袋走出城堡,身后一群莺莺燕燕的女人们也向他们打着招呼。

仆人正在帮忙托运行李,把贵客们送上车,这是最后的告别了。

卡洛琳错过了早餐时间,但还好,没有错过和她们道别。

她的眸光不时在人群里搜寻,却没看到林风的影子,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等所有人都登上了汽车,透过窗户向外挥手道别时,卡洛琳真的急了,她多想再看一眼林风啊,这个让她神魂颠倒的神秘男人,只留下无尽的回忆,就要消失在梦里了吗?

“好了,我的孩子,他已经走了……一大早,马洛夫和莎拉波娃就把他接走了,你要是想见到他,以后有的是机会!耐心点,你也可以去东方嘛!”谢尔盖猜到了女儿的心思,在一旁低声劝说。

尽管内心很失望,但卡洛琳听到这话又重燃了希望,她恨不能现在就办妥手续,飞向那个神奇的国度,飞到挚爱身边……

金顶国际机场的一间军人贵宾室内,马洛夫与林风坐在沙发上热切交谈,旁边站着卸下了戎装,一身黑色短袖短裤的莎拉波娃。

“你救了莎拉,也救了老彼得,这份恩情我们永远都会记得!”马洛夫说道:“我让瓦西里问过大阿满了,他说,那个人的确到过部落里,也曾经尝试过香料。”

“那后来呢?那人去了哪里?”林风急急追问结果。

“大阿满说那个人在部落躺了三天,之后就独自离开了……”马洛夫耸耸肩,“我们也不知道你要找的这个人去了什么地方,太久远了!已经查不到踪迹。”

“好吧……还是要谢谢你们。”林风站起身,看看时间,该登机了!

“应当做的,如果有任何需要我效劳的事,你可以让莎拉转告,祝你们旅途愉快,一切顺利!”马洛夫一双布满老茧有力的大手,和林风紧紧握在一起。

“再见!马将军!”林风笑着离开,与莎拉波娃走出这间贵宾室。

“马将军……听起来有点意思……”马洛夫摸了摸大鼻梁,注视着两人双双离去,心底的担忧总算烟消云散。

只要莎拉波娃离开俄国,狼族不可能接近她,继而察觉她的真正身份。

“老头子给你委派了什么任务?”林风和莎拉波娃边走边聊。

“保密。”莎拉波娃得意洋洋地笑着,从这一刻起,她要跟定林风!

特别安检口,林风二人与夏雪馨她们会合,一架豪华私人专机从机场起飞,直飞万里之外的港城而去。

这趟特别的旅程让所有人都收获不菲,飞机上满载着谢尔盖赠送的礼物,以及女人们从当地商店里购买来的各式商品。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夏雪馨依然和林风保持着一段若有若无的距离,极少主动和他说话。

也许回去之后情况会好一些,林风闭上了虚弱的眼皮,在单人舱中养精蓄锐,恢复元气。刚刚过去的这一夜,不仅消耗了他近半的生机,更是险些被榨干,整个人疲惫不堪,外强内虚,强撑着上了飞机,便开始躺尸。

十多个小时后,飞机顺利抵达港城机场,林风恢复了八成左右的体力,伸了个懒腰,健步走下飞机,望着外头已然漆黑的夜色,禁不住自语:“总算回来了!”

“好美啊……”莎拉波娃被港城的夜景深深打动,比起千顶之城的厚重沧桑,这里更繁华更热闹,更具人气。

前来接机的人,围满了机场特殊通道出入口。

雷龙、万青山,以及乌腾、乌盈盈兄妹俩,率领一众人手帮忙卸货装运,夏家来的保镖只能沦落到街边站岗的份儿。

林风将莎拉波娃介绍给万青山等人,把她安顿到海棠湾公馆入住,所有人分成几路,分道回去休息。

这一趟路途遥远,奔波辛苦,每个人都需要休息,不宜再举办其他活动。

林风坐上万青山的车,前往临海御园,几天没和慕清秋联系,此时只想见到她,和她聊聊天,说说贴心话。

车子经过夜晚的街区,林风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窗外,忽然说道:“停一下。”

“怎么了,风少?”万青山顺着林风的视线看去,那是一家正在装修的临街店铺。

“等等,我看看就来。”林风下了车,来到这间店铺前,穿过围挡向内张望,几名装修工正在切割石料,机器轰鸣,非常刺耳。

“你们老板在不在?”林风叫了一声,装修工人纷纷停下活,一名工头模样的中年汉子抹了抹手,从口袋里摸出半包烟来,陪着笑脸递上了烟。

“老板不在,您有事?”工头以为他是某个市场管理者,或是什么身份特殊的人。

“嗯,原先这家咖啡厅怎么不做了?”让林风诧异的是,几天不见,轩辕芳菲的咖啡馆竟然转让成了火锅店!

“害,您问这个啊,肯定是经营不下去了,倒闭了呗!”工头自以为是地点燃打火机,要给林风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