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家主听得此话,当即暴起:“楚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居然敢这样?”

楚洋冷笑:“为何不敢?当真以为有钱了不起?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你们这些所谓的有钱人的肮脏和自以为是。”

杨家主平静问道:“你确定如此?”

“对!”楚洋的枪口,又指着世子爷,狞狰道,“不信,试试!”

世子爷看着黑漆漆的洞口,不敢动弹,却又找准时机,准备反击逃生。

没说话的叶新,此时站起身,朝楚洋走去,伸出双手:“你不是要抓我吗?行,我跟你走。”

“晚了!”楚洋冷蔑不屑,“先前多大个事,非得整出这场戏来,现在后悔才想要跟我走?”

“我踏马的还就告诉你,老子不想你跟我走。老子不但要在这里毙了你,还要毙了你们所有人。”

楚洋心中,对于世子爷,那是相当的仇恨,每一次都被世子爷打脸。

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不把握住?

还有钱杨两位家主,有钱有权,让他痛恨的同时,又羡慕不已。

更让他憋屈的事,自己明明比他们强,比他们正义,为什么却要受他们的看不起。

等爱的丰腴美女子

“今个,我就算是杀了你们,有谁看见,谁又能把我怎么样?”

话落,旁边的屏风被推倒,焦皮带头站着,身后站了两排兄弟们,虎虎视眈眈的盯着楚洋。

刚才笑的得意洋洋的楚洋,笑容瞬间凝固,咕噜的咽了口水,马马皮啊,怎么还有人。

世子爷见此,大笑:“哈哈哈……没人看到?我这么多兄弟都在,你才几个人,你子弹都不够啊,来啊,开枪打我啊。”

“好,那我就杀了你,有你世子爷陪葬,我不亏。”

楚洋已经完陷入了癫狂中,他一直都想杀掉世子爷,此时有机会,他绝不能放过。

世子爷真的感受到了他的杀机,也是吓了一大跳,心中想着,完了完了,这次玩笑开大了。

钱杨两位家主,自也明白楚洋的杀机,为何而来。

他们这方,只要有一个人跑出去,楚洋就会遭到钱杨两家疯狂的报复。

楚洋也明白这个理,所以,他垂死之际拉人陪葬,世子爷是首选人物。

楚洋狞狰着脸,缓缓扣下扳机。

眼看着世子爷,即将丧生在枪口下时,一道黑影飞来,砸在枪管上。

枪口偏离世子爷。

砰的一声,子弹擦着世子爷的耳朵,射进墙壁中。

紧接着,一道人影飞来,抓着枪管,一推一送,几个招式,枪解体了。

众人目瞪口呆。

此时,才发现,那道飞来的黑影,赫然是叶新。

刚才,叶新见楚洋真动了杀机,所以提前起身,走到最佳位置,假装让楚洋抓他,实则是在计算位置。

待到楚洋将要扣动扳机时,他迅速把手中把玩的杯子,砸在枪管上,令枪口偏离,再趁机把枪解体。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叶新双手背后,如个大宗师,一脚踹出,狠狠的踢在楚洋肚子上。

受了重力的楚洋,如破败的娃娃,飞出去,砰的砸在墙壁上,再反弹回来,落在世子爷脚边。

刚才感受到死亡恐惧的世子爷,暴起,一脚抬起,狠狠的踹在楚洋身上,怒喝:“你踏马的有了,居然真敢杀本世子爷,社会垃圾,看本世子爷怎么踹死你!”

楚洋哪里被人这样子打过,护着头疼痛不已。

“不许动!”楚洋的兄弟们,反应过来,手中枪指着众人,怒喝,“再动一下,所有的歹徒,通通击毙。”

一派宗师派头的叶新,依然背手而站,哪怕在这么多把枪的威胁下,也闲庭自若,仿若在自家花园,观看一场有趣的表演。

世子爷落在楚洋身上的脚,定格。

然后他就被楚洋给掀翻了,反踹世子爷,怒吼:“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去。”

说罢,他起身,同他的兄弟们站在一起,抢过一名兄弟的枪,指着世子爷等人,吼:“部给我站过去。”

世子爷和钱杨两位家主,被逼的站到焦皮等人面前。

杨家主此次很生气:“真的很憋屈,居然被一个二赖子用枪指着。”

钱家主咬牙切齿:“我就不信老天爷不站我这边。”

此时,楚洋走到叶新面前,枪口指着叶新眉心,用力往前一戳,笑的扭曲:“身手不错吗?再好还能好得过我的枪?再快还能快得过我的子弹?啊!”

叶新伸出两根手指头,抵在枪口上,制止枪口触碰他的脑袋,语气闲闲淡淡:“我劝你,最好拿开,小心走火。”

“哈哈哈……走火不更好!”

楚洋再次用力,把枪口往叶新脑袋上抵,却突然发现,他的枪口居然无法再前进一步。

楚洋恼羞成怒:“撒手!”

叶新眉微挑,含笑道:“我劝你最好想清楚。”

“想你妹啊想!”楚洋大骂。

含笑的叶新,双眸突然冷冽,说话打架不顾及家人,是江湖人的规距,而这人却如此说话,这让他怒了。

刹那间,叶新眸中含着惊天杀意,气势磅礴,天雷滚滚。

盯着他的楚洋,只感觉叶新眼中,突然飞出两条金龙,怒吼着咆哮着,朝自己冲来。

“啊!”

楚洋吓的尖叫一声,急忙退后到兄弟们中,这才醒悟,他刚才居然被叶新的眼神,差点吓尿了。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废物吓着了,楚洋就气的牙痒痒,恼怒的,直接对着叶新开枪。

“砰!”

枪响,所有人都惊了。

距离很短,这射出来的子弹,呈直线,叶新根本避无可避,必死无疑。

然,就在众人惊恐时,叶新的右手猛的抬起。

“叮!”

子弹射在叶新手中匕首上。

这是刚才切西瓜时,老板留下来的,叶新退后时,顺了过来。

打架找武器,是很正常的事,大家看到了,也不会说什么。

只是,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新居然用顺来的匕首,挡了一颗子弹!

这也太牛逼了吧!

众人目瞪口呆,满眼惊骇的望着叶新。

楚洋也是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新,继而邪笑道:“挡子弹!”

“你牛!”

“一颗子弹能挡,我看你怎么挡四颗子弹?”

“兄弟们,给我开枪,打死这个装逼上天的混蛋!”

说到做到,楚洋第一个开枪。

“砰!”

另外三把枪也跟着射击……

“砰!”

“砰!”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