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的意思是说,他们现在正朝着第三层而去?”余家七长老并不是什么白痴,听到余生还说的这句话,当即就出声问道。

余生还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张口说道:“你说的没有错,苏家脉主的儿子苏宇不在场,而且启明也不在场,还有那个苏家请来的外援也没有在场,这就代表着他们最大的可能性是前往第三层了。”

“可是,第三层不是还没有正常开启吗?现在过去,不是会遇到守门兽吗?”听到余生还口中说的这番话,余家七长老的苍老脸庞上有着疑惑之色浮现,开口说道。

余家七长老他们都很清楚,从第二层进入到第三层,是有着守门兽镇守着入口,但是事无绝对,在有一段时间里,守门兽会进入沉眠的状态中,那个时候才是他们进入第三层的最好时机。

而经过这数百年的探索,他们已经是捕捉到了一个规律,而现在算算时间,还不到守门兽沉眠的时间,现在过去,肯定会遇到守门兽。

那几头守门兽的实力非常强劲,就算让他们的脉主亲自过来,都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只能被暴揍蹂躏。

因此,他们就摸索了一个很大的规律,终于是发现了在一段时间,守门兽都会沉眠,那个时候第三层的入口就会无人看管,也正是他们可以进入其中的最佳时机。

当然了,为了摸索出这个规律,他们也是耗费了不少的心血,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方才找出了这个规律。

而且,这付出的代价,可不仅仅只是他们余家而已,还有苏家以及刘家。

因此,听到余生还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不得不让余家七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了困惑之色。

“这不过只是正常渠道而已,但是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其它情况可以进入第三层,这样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余生还听到余家七长老的话,也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除了正常的守门兽沉眠外,也会有其它情况可以安进入到第三层里,比如得到什么密令之类的,就好比他们余家,在上百年前就无意中得到过这么一块密令,让守门兽放行,也是因为这个样子,余家才能够一下子壮大得这么厉害。

纯真的柠檬少女让人倾心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苏家可能是拿到了什么密令,因此才敢这么自信的进入到第三层?”余家七长老出声问道。

“谁知道呢!”

然而,对于余家七长老的询问,余生还不过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旋即便是咧开了嘴角,冷笑着说道:“但是,不管到底是不是,都不妨碍我们进行追击,而且正好,他们要是不散兵的话,也是给了我们机会,走吧,追上去,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这一次还能够从哪里逃走!”

听到余生还的话,余家七长老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

紧接着,余家人便是开始追杀苏家等人。

苏家人拥有前往第三层的地图,余家人自然也是有的,因此双方的路线根本没有差上太多,所以很快,苏家的人就开始被余家的人追上了。

甚至,在当天就已经开始遭遇到了余家的攻击,让他们非常的狼狈。

伴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苏家人与余家人的距离已经是拉得越来越近,最终还是在一个沙丘上被追了上来。

因为,余家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祭出了他们一直都没有动用的底牌。

独角牛头人。

异人!

是的,这些独角牛头人,正是当初去袭击恒彦林的那一头独角牛头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严格来说,应该是要更加的凶猛,更加的凶残。

“这怎么可能?这些独角牛头人到底是怎么进入到这里面的?不可能啊!”

看着包围住他们,立在四周的独角牛头人,苏家五长老的苍老脸庞上充满了惊骇之色,内心的情绪犹如被一枚重磅炸弹丢下一样格外的炸裂,无比震惊。

独角牛头人按照道理来说也算是生物,既然是生物,那么自然是有生命气息的,眼下足足有十数头独角牛头人,这就意味着刘家又多出了十几个名额,但是这怎么可能?

传送玉佩里的承载力量就在那里,哪怕是再怎么去改造,升级,都不可能突破到那个极限的,如果真的带了这么多独角牛头人进来,传送玉佩绝对会爆炸的。

所以,这些独角牛头人,到底是怎么来的?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见到苏家五长老脸庞上的神色都已经是变得无比的恐惧,这让余生还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得意起来。

苏家五长老看着余生还的眼神变得格外森冷起来,冲着他冷声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听到苏家五长老的质问,余生还冷冷一笑,眼眸中充满了戏谑之色,得意洋洋地开口收缩到:“看在你们即将要去见阎罗王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们,这些独角牛头人,并不是我们从外面带进来的。”

“不是你们从外面带进来的?”

余生还说的这句话,让在场的苏家人都是惊愕不已。

尤其是苏家五长老,在这一刻更是瞪大了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的脸色一变再变,惊叫道:“你们早就已经把独角牛头人放在了玄铭真府里?”

“不错!!不仅是独角牛头人,就是我们的研究员,也都是被我们安排在了这玄铭真府里的据点里,”听到苏家五长老的话语,余生还唇角微微一扯,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完没有想到吧,我们早就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安排了我们余家的人留守在玄铭真府,只可惜,你们并不知道!”

“难怪,难怪你们在前面两次玄铭真府的探索中都有着不少人死去,原来他们并没有死去,而是被你们部送到这里面来了!”苏家五长老的脸庞上终于是浮现出了明悟之色,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