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随着海汉经营海贸的规模日渐扩大,也带动了大明南方海运市场欣欣向荣,与海汉有密切贸易往来的船行大多选择将名下商船部署在江浙福广一带,以求让运力得到充分的利用。相较于在南方跑海运的收益,长途跋涉到北方运移民所能得到的运费补贴已经没有早些年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运送移民途中的种种不便之处,很多船行都不愿主动揽下这种差事。

当然了,考虑到要维持与海汉官方的良好关系,绝大多数船行还是会按照海汉的要求,每月派出一定比例的船只赶往山东协助运输移民。只是这样一来,民间船只所承担的运力就远不如前些年登莱之乱那时候了,担任主力的已经换作了来自各殖民区的官方船只。

海汉官方运营的这些船只固然更便于管理,安排船期,但终究运力有限,很难完满足福山县这边所期望的运输规模。因此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滞留在福山县境内的难民已经上升到三万余人,给本地造成了极为沉重的负担。

“目前我们的难民营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建造新营地的进度跟不上难民涌入福山县的速度,县内的各个村镇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成批活动的流民。为了维持秩序,现在已经让各个村镇都组织了民团,驻军部队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还是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让我们不得不采用强力手段来处理。”陈一鑫并未隐瞒本地的窘迫状况,对陶东来据实以告。

陶东来道:“乱世用重典,到了县内还不遵守规矩的人,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务必要维持住本地的安定。如果人手不够,那就把大同江基地的部队都拉过来,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至于运力的问题,我稍后就发个电报回去,让越之云和孙长弥好好策划一下,安排更多的运力来山东支援。”

陈一鑫苦笑道:“这段时间收拾了不少人,但只能说效果平平。乱世人命如草芥,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仅靠惩戒手段也很难完杜绝乱象。出事的情况多数都是近期进入福山县的人员,难民营已经无法安置,只能让他们在外当流民。我们很难对这些人实施面监管,但又不能把难民都挡在外面。”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些年随着海汉经营海贸的规模日渐扩大,也带动了大明南方海运市场欣欣向荣,与海汉有密切贸易往来的船行大多选择将名下商船部署在江浙福广一带,以求让运力得到充分的利用。相较于在南方跑海运的收益,长途跋涉到北方运移民所能得到的运费补贴已经没有早些年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运送移民途中的种种不便之处,很多船行都不愿主动揽下这种差事。

当然了,考虑到要维持与海汉官方的良好关系,绝大多数船行还是会按照海汉的要求,每月派出一定比例的船只赶往山东协助运输移民。只是这样一来,民间船只所承担的运力就远不如前些年登莱之乱那时候了,担任主力的已经换作了来自各殖民区的官方船只。

海汉官方运营的这些船只固然更便于管理,安排船期,但终究运力有限,很难完满足福山县这边所期望的运输规模。因此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滞留在福山县境内的难民已经上升到三万余人,给本地造成了极为沉重的负担。

“目前我们的难民营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建造新营地的进度跟不上难民涌入福山县的速度,县内的各个村镇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成批活动的流民。为了维持秩序,现在已经让各个村镇都组织了民团,驻军部队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还是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让我们不得不采用强力手段来处理。”陈一鑫并未隐瞒本地的窘迫状况,对陶东来据实以告。

陶东来道:“乱世用重典,到了县内还不遵守规矩的人,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务必要维持住本地的安定。如果人手不够,那就把大同江基地的部队都拉过来,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至于运力的问题,我稍后就发个电报回去,让越之云和孙长弥好好策划一下,安排更多的运力来山东支援。”

花仙子美人如花

陈一鑫苦笑道:“这段时间收拾了不少人,但只能说效果平平。乱世人命如草芥,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仅靠惩戒手段也很难完杜绝乱象。出事的情况多数都是近期进入福山县的人员,难民营已经无法安置,只能让他们在外当流民。我们很难对这些人实施面监管,但又不能把难民都挡在外面。”

这些年随着海汉经营海贸的规模日渐扩大,也带动了大明南方海运市场欣欣向荣,与海汉有密切贸易往来的船行大多选择将名下商船部署在江浙福广一带,以求让运力得到充分的利用。相较于在南方跑海运的收益,长途跋涉到北方运移民所能得到的运费补贴已经没有早些年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运送移民途中的种种不便之处,很多船行都不愿主动揽下这种差事。

当然了,考虑到要维持与海汉官方的良好关系,绝大多数船行还是会按照海汉的要求,每月派出一定比例的船只赶往山东协助运输移民。只是这样一来,民间船只所承担的运力就远不如前些年登莱之乱那时候了,担任主力的已经换作了来自各殖民区的官方船只。

海汉官方运营的这些船只固然更便于管理,安排船期,但终究运力有限,很难完满足福山县这边所期望的运输规模。因此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滞留在福山县境内的难民已经上升到三万余人,给本地造成了极为沉重的负担。

“目前我们的难民营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建造新营地的进度跟不上难民涌入福山县的速度,县内的各个村镇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成批活动的流民。为了维持秩序,现在已经让各个村镇都组织了民团,驻军部队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还是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让我们不得不采用强力手段来处理。”陈一鑫并未隐瞒本地的窘迫状况,对陶东来据实以告。

陶东来道:“乱世用重典,到了县内还不遵守规矩的人,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务必要维持住本地的安定。如果人手不够,那就把大同江基地的部队都拉过来,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至于运力的问题,我稍后就发个电报回去,让越之云和孙长弥好好策划一下,安排更多的运力来山东支援。”

陈一鑫苦笑道:“这段时间收拾了不少人,但只能说效果平平。乱世人命如草芥,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仅靠惩戒手段也很难完杜绝乱象。出事的情况多数都是近期进入福山县的人员,难民营已经无法安置,只能让他们在外当流民。我们很难对这些人实施面监管,但又不能把难民都挡在外面。”

这些年随着海汉经营海贸的规模日渐扩大,也带动了大明南方海运市场欣欣向荣,与海汉有密切贸易往来的船行大多选择将名下商船部署在江浙福广一带,以求让运力得到充分的利用。相较于在南方跑海运的收益,长途跋涉到北方运移民所能得到的运费补贴已经没有早些年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运送移民途中的种种不便之处,很多船行都不愿主动揽下这种差事。

当然了,考虑到要维持与海汉官方的良好关系,绝大多数船行还是会按照海汉的要求,每月派出一定比例的船只赶往山东协助运输移民。只是这样一来,民间船只所承担的运力就远不如前些年登莱之乱那时候了,担任主力的已经换作了来自各殖民区的官方船只。

海汉官方运营的这些船只固然更便于管理,安排船期,但终究运力有限,很难完满足福山县这边所期望的运输规模。因此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滞留在福山县境内的难民已经上升到三万余人,给本地造成了极为沉重的负担。

“目前我们的难民营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建造新营地的进度跟不上难民涌入福山县的速度,县内的各个村镇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成批活动的流民。为了维持秩序,现在已经让各个村镇都组织了民团,驻军部队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还是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让我们不得不采用强力手段来处理。”陈一鑫并未隐瞒本地的窘迫状况,对陶东来据实以告。

陶东来道:“乱世用重典,到了县内还不遵守规矩的人,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务必要维持住本地的安定。如果人手不够,那就把大同江基地的部队都拉过来,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至于运力的问题,我稍后就发个电报回去,让越之云和孙长弥好好策划一下,安排更多的运力来山东支援。”

陈一鑫苦笑道:“这段时间收拾了不少人,但只能说效果平平。乱世人命如草芥,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仅靠惩戒手段也很难完杜绝乱象。出事的情况多数都是近期进入福山县的人员,难民营已经无法安置,只能让他们在外当流民。我们很难对这些人实施面监管,但又不能把难民都挡在外面。”

这些年随着海汉经营海贸的规模日渐扩大,也带动了大明南方海运市场欣欣向荣,与海汉有密切贸易往来的船行大多选择将名下商船部署在江浙福广一带,以求让运力得到充分的利用。相较于在南方跑海运的收益,长途跋涉到北方运移民所能得到的运费补贴已经没有早些年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再加上运送移民途中的种种不便之处,很多船行都不愿主动揽下这种差事。

当然了,考虑到要维持与海汉官方的良好关系,绝大多数船行还是会按照海汉的要求,每月派出一定比例的船只赶往山东协助运输移民。只是这样一来,民间船只所承担的运力就远不如前些年登莱之乱那时候了,担任主力的已经换作了来自各殖民区的官方船只。

海汉官方运营的这些船只固然更便于管理,安排船期,但终究运力有限,很难完满足福山县这边所期望的运输规模。因此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滞留在福山县境内的难民已经上升到三万余人,给本地造成了极为沉重的负担。

“目前我们的难民营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建造新营地的进度跟不上难民涌入福山县的速度,县内的各个村镇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成批活动的流民。为了维持秩序,现在已经让各个村镇都组织了民团,驻军部队也增加了巡逻的频率,但还是已经开始出现一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让我们不得不采用强力手段来处理。”陈一鑫并未隐瞒本地的窘迫状况,对陶东来据实以告。

陶东来道:“乱世用重典,到了县内还不遵守规矩的人,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务必要维持住本地的安定。如果人手不够,那就把大同江基地的部队都拉过来,先熬过这段时间再说。至于运力的问题,我稍后就发个电报回去,让越之云和孙长弥好好策划一下,安排更多的运力来山东支援。”

陈一鑫苦笑道:“这段时间收拾了不少人,但只能说效果平平。乱世人命如草芥,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仅靠惩戒手段也很难完杜绝乱象。出事的情况多数都是近期进入福山县的人员,难民营已经无法安置,只能让他们在外当流民。我们很难对这些人实施面监管,但又不能把难民都挡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