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渠王赵通一行人来到武州武安城,李勋并没有急着返回,反正在他看来,赵通等人到来,就是来找茬的,自己就算在热情低调,也改变不了他们对自己的态度。

李勋又在西域待了十天,把手中紧要的事情处理完毕,正打算回返陇右,一场突来的暴乱,拖住了李勋的步伐。

侯全以偷袭的手段,成功拿下成周国国都兴城,使得詹柏不得不分兵前往镇压,使得巨岩城主战场这边,詹柏的军事力量与士气都是有所减弱,为李勋最终取得胜利,可以说是帮助很大。

詹柏被消灭之后,侯全以自由为名,募集大石人为兵,此举得到西域北部诸国大石人的积极响应,短时间内便是募集到数万士兵,侯全实力顿时大增,随后,侯全派出一万军队陈兵成周国边境,做出一副随时可以攻击巨岩城的态势,对詹柏进行牵制,另外一边,侯全则是率领两万以大石人为组成的军队,因为大石人对西域人的憎恨,他们作战非常勇猛,短短五六天的功夫,便是横扫西域东部诸国。

不过随着成周国大太子吉哥率领两万军队返回,侯全开始有了压力,不得不集中兵力镇守兴城,与吉哥大军形成对峙。

后面发生的事情很多人没有想到,因为詹恒的鲁莽,詹柏很快灭亡,李勋与哈默厄齐达成和解,哈默厄齐主动退出西域,李勋为了消除哈默厄齐的顾虑,表示西域境内的大石人,可以随时跟着哈默厄齐一同离开,自己绝不强留,这一决定,有些动摇了侯全军队的军心,毕竟侯全军队的主要组成部分就是大石人,因为李勋的决定,开始有大量大石人离开,随同哈默厄齐返回大石帝国对抗波斯人,这让侯全的实力有所下降,虽然李勋在震石城驻守五千士兵,吉哥不敢乱动,但侯全的主要兵力集中在兴城,北部其他诸国防守空虚,在吉哥有意挑拨之下,巨提、乌弋两国开始起兵反抗,侯全出兵讨伐,虽不败,但也不能胜,加上吉哥领军进逼兴城,侯全没有办法,只能退兵困守兴城,并立即派人前往李勋处求援。

侯全的主力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依旧还有两万余士兵,但其中只有两千晋军是自己人,这是侯全的本部兵马,肯定会死心塌地听从侯全的命令,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大石人,这些人战斗力本来就很弱,装备也不好,加上哈默厄齐在大石帝国西部地区打退了波斯帝国的进剿,李勋也有过承若,西域境内的大石人可以随时离开回返故国,所以很多大石人已经有了离去之心,他们是绝不会在这里与西域人死拼的,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侯全也害怕军心会过快涣散,还不等敌人打来,自己的军队就散了,于是放弃西域北部所有城池驻点,把所有军队全部都是集中到成周国国都兴城,这样大家就没有了退路,只能死守待援。

一万五千军队在素叶城城外集结完毕,以五千骑兵与一万步兵组成。

李勋进入西域中部地区的军队只有三万人,兵力本来就很有限,随着西域南部康居、汗两国心怀异动,随时都可能发起暴乱,李勋只得分兵一万驻守震石城,严密监视那边的一举一动,形成一定的震慑作用,并派遣与西域各国关系很好的王素义前往康居、汗两国,进行暗中活动。

西域南部的局势目前还没有失控,因为他们内部高层就是否发起暴乱对抗晋朝来说,还存在很大分歧,暂时不会引起战祸,但是侯全那边已经非常危险了,整个西域北部彻底动乱起来,一旦侯全失败,北部的混乱局势必定会席卷整个西域大地,李勋好不容易夺取与稳定的局面,将会被损失一空,所以西域北部的局势,一定要控制,而且还要快,一旦形成持久,西域其他地区还算稳定的人心,恐怕会立即剧烈浮动,心生异动,毕竟,李勋是属于外来入侵势力,就西域人而言,天然有着排斥敌对心理。

“节帅,西域北部诸国群起而动,声势浩大,人多势众,看着很吓人,其实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能够取得一次较大的胜利,挫败和震慑其士气,他们必定心生胆怯,后面的仗就好打了。”

单仇拉着李勋说道。

俏皮的女子乐事多

李勋虽然是单仇的上司,但是对他非常客气,两人关系也很不错,私下里都是以兄弟相称,但是在外部场合,单仇倒是很自重,一般都会尊敬的叫李勋为节帅。

李勋点了点头:“你放心就是,我不会给他们做大的机会。”

此行出兵西域北部,李勋前天召集众人商议,在会上已经做出决定,此战要快,手段要狠,若不能震慑住西域诸国,像这样的事情,以后将会反复发生,只有把他们打怕了,打痛了,他们才会害怕,詹柏的失败,只能代表少数权利的意志,代表不了西域诸国整体高层的大多数意志,只有让西域诸国高层的根本利益受到巨大威胁,他们才会真正意义上的臣服和甘心晋朝的统治。

“单大哥,素叶城就交给你了,一切保重,谨慎行事。”

李勋做最后的叮嘱。

单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西域中部与西部是整个西域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但这里目前也是整个西域局势最稳定的地区,詹柏与大石帝国激战数年,随后又是与李勋,与哈默厄齐等各方势力征战不休,死伤了太多人,这里的西域人厌战情绪非常高,人心思定,李勋虽然以武力占据了这里,但对他们以怀柔手段对待,让他们休养生息,他们的反抗意志并不强烈。

一番交代与告别,李勋当即率领一万五千军队赶往西域北部,那里的局势已经不能耽搁了。

深夜,成周国兴城四百里之外,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已经提前在这里集结。

数十名骑兵疾驰而来,娃哥下马,快步跑到吉哥跟前,大声说道:“大哥,晋军已经安营扎寨,就在七十里之外。”

吉哥急声问道:“在什么地方驻扎?是谁领军?”

“兴非山之上,是晋军主帅李勋亲自领军。”

听闻此言,吉哥双手重重拍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晋军在山顶安营扎寨,简直是自寻死路,今夜我们就去袭营,定要活捉李勋。”

娃哥有些不解的说道:“大哥,我们有大军七万余人,兵力是他们的五倍,何必搞这么麻烦,直接杀过去就是了。”

吉哥摆了摆手:“两军交战,不可掉以轻心,狮子搏兔,也要全力以赴。”

吉哥跟着詹柏与大石帝国征战数年,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后勤方面,但毕竟在军中待了几年时间,对于军事有那么一点认知,,不像娃哥这种长于深宫之人,对军事一窍不通,以为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就能代表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