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江心蕊也就没有浪费时间,先将华芷跟小王子推进房间了。

于萍对于突然异变的塔特尔,像是丝毫不怕,完没有反应,嘴角还是一直带着癫狂的笑,而眼里不停的流下眼泪。

就像是江流猜测的一样,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但她却清楚的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心里恨的要死。

恨不得直接原地自尽,但她一样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眼角的泪水成了她唯一的发泄。

于萍根本就没有脸去面对华笙,还有被她伤的风兮。

不如直接死了算了,也算是为风兮母子谢罪!

如果风兮母子真的出了什么事,于萍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是不够偿还的,想起秦皖豫还有风家那些人的眼神,于萍想,今天自己要是不死,明天可能会比死还惨吧?

于萍觉得自己现在死了一点也不冤枉,因为她虽然很多事情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她却是知道的,为什么别人没有被催眠,按照塔特尔的性格,他不可能没去催眠,只能是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一是自制力强,二也是因为心里没有那个执念,也是放不开的芥蒂!

但她不是,塔特尔将自己的欲望拿了出来。

在她的内心深处,被放大了。

如花

甚至是连她自己都忽视了怨恨,被塔特尔拿了出来,利用。

做成一把锋刃的利剑,扎向她最大的恩人,将她们唯一的一点姐妹情谊砍断了。

此刻于萍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如果不是自己一直都念着这些,没有做到真正的放下,怎么会一直没有回到江城?

跟袁绍一直在外旅游?

如今活着,于萍不只是不能面对华笙,风兮,还有袁绍!

所以于萍是真的准备死的,就这样死去,她觉得算是弥补了,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两把刀片扎进了风兮的肚子上,那里可是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啊,那会她还将双手放在了上面,那孩子真的很乖,她甚至感受到了心跳……

但她怎么就能狠心扎了下去……

于萍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让鲜血继续流下去,感受着疼痛,她明白,这跟风兮的疼相比,不如她的十分之一,而于萍心里恨自己恨的要死!

而银杏是自知理亏,没有脸去见华笙,根本没有想过跟着大家一起进房间逃避,继续坐在地上,伸出双手,抱着头,跟于萍一起,像是等待死亡一样。

虽然她在最后一刻回头了,提供给小小姐消息,但最开始她还是真的背叛了华笙,真的想将江心蕊带给塔特尔,她明明知道塔特尔想干什么的。

塔特尔可是想要小小姐的血啊,那人没了血不就是没了命吗!

她为了一己私欲,背叛了华笙,不管后面怎么弥补,都不能掩盖她对不起华笙!

但江心蕊不可能不管她们,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相识一场,什么结果也是华笙去定,随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直接将她们推到了一旁,确保不会被波及,接着和父亲一起,并且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