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看着老黄一脸吃惊的望着自己的甄珍表情,微微一笑,一脸淡定的解释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你那位朋友中的是枪伤,而且是勃朗宁手枪的子弹,看他匆匆而来的样子和随即紧接而来的搜捕行动,我大致可以猜到那位高先生大概是做什么的?”

老黄听林寒说是猜测的,他也收回了对林寒的怀疑,说道:“木先生,你不是本地人吧?”

林寒摇了摇头,说道:“是的,来上海滩时间也不长,只是学校里暂时没有宿舍,我只好暂时住在我堂姐这里。”

“哦,木先生,你觉得我那位朋友是什么人?”老黄突然问道。

林寒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想多半是重庆方面的人吧,不然,搜索的人也不会如此的兴师动众。只有对重庆方面的人,才会采取这么严厉的行动。”

“木先生,没想到你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老黄对于林寒的猜测,并没有直接回答。

林寒笑着说道:“学校的老师们在授课之余也没有多的活动,大家聚在一起,多会聊一聊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虽然林寒给自己治疗了腰伤,但是他老黄也不敢轻易的向林寒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就笑着说道:“其实啊,这位高先生虽然说是我的朋友,是因为他经常在码头上和洋人做一些生意,但是他具体到底是什么身份,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是一条有血性,敢和日本人干的汉子。”

林寒,丝毫都不感到意外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黄大哥,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为他治疗的。”

老黄这才点了说道:“谢谢木先生仗义出手相助,我相信将来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报答您的。”

林寒轻轻摇了摇头,还叹了一口气说的:“中国不缺少这样的热血男儿,只要大家众志成城,没有说打不过小日本的!”

“木先生,你说的也对!如果多一些热血男儿,我也相信一定能够打败小日本。”老黄也很认真的说道。

软萌妹子温婉清纯图片

林寒看了老黄一眼,认真的说道:“黄大哥,高先生这样带着伤四处游荡,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可人落入日本人或是汉奸的手里,那是我们这样的人最不愿意看到发生的事情!”

“木先生,谢谢你对我朋友的关心,不过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他也只能够自求多福了!”老黄有些无奈的说道。

林寒也点了点头,说道:“希望高先生好运吧!”

◇◇◇

接下来的日子是平淡的,您还每天按时去“沪江私立中学”上班,和那帮老师们谈古论今,评论时局,日子倒也过的不寂寞。

老黄在林寒给他实行了第三次的治疗之后,他的腰伤的病根已经被根除,只是他还需要修养,加之林寒早出晚归的,他们之间也不再常见面。

甄珍来的时间也少了,据说“百乐门”在内部重新整顿之后,将会于近期重新开业。为了挽回前期命案的影响,“百乐门”策划了一系列的重新开张的庆典活动,作为“百乐门”歌舞皇后的甄珍,自然是有忙不完的排练和预演,一时间也忙得他团团转。

好在秋莲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有他照顾林寒的生活起居,倒是没有什么问题,空闲之余,他还跟着林寒认字学习,生活过得倒也平淡而充实。

◇◇◇

杜向阳这一段时间以来也没有闲着,“向阳商贸”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前期派往乡下的小明也回到了上海,带回了让他高兴的消息。

杜向阳在这期间,也曾经专程和小明一起去了下乡,之后小明的一个叔父也成为了“向阳商贸”在乡下中转站的负责人,一些信得过的人也成为这个中转站的伙计。

很快一条上海市区通往郊区和其他省市的商贸路线就逐步建立了起来。

这一切全部都是仰仗杜向阳手中持有的那张,由“特工总部签发”的特别通行证。

“向阳商贸”在上海火车站货场的库房又增加了两个,同时又增加了新的员工,而在市区的公司本部,更是招收了不少业务人员,他的生意真的是蒸蒸日上,在上海滩的名望日益高涨。

◇◇◇

这天,杜向阳专程向苏承德汇报进出的账目,以及获得的利润。

苏承德,没有让他上76号,而是在一间茶餐厅和杜向阳见了面。

苏承德看到之后非常的满意,特别叮嘱他,做业务不是苏承德,自己一个人的游,而是更高层授意进行。

当杜向阳想进一步问明情况的时候,苏承德,谁告诉他,自己知道这么多就行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苏承德当时的最后的一句话,让杜向阳一直没有弄明白。

当时苏承德对他说道:“杜老板,你真是做生意的天才,当初若不是有人推荐你,我可能还真的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

对于这个在幕后将自己推荐给苏承德,的人到底是谁?苏承德依然没有向他透露,只是笑着对他说:“那只是一个朋友,甚至你可能都不认识他,但是他却关注你很久了。”

对于苏存的这样的答复,杜向阳自然是不满意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进一步深入的了解,只好对苏承德说道:“苏队长,如果将来有机会,我倒非常想见那位先生一面。”

苏承德当时笑着对他说道:“好啊杜老板,我想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你好好的干!”

杜向阳确实好好的干,在这期间,他依然没有接到总部的任何指令,他也没有再在街头上遇到过林寒。

一切的生活好像又重新恢复了正规一样,仿佛前期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是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更加繁忙起来。

但是杜向阳知道,自己现在玩的是一个很大的局,苏承德也只是这个局中的一枚棋子。而自己更是这个局中茫然无知的一个小橘子,不仅任人拆迁,将来还有可能任人如初。

只不过要解开这个局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一个在身后推荐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