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火灵兽看到林羽琼,并没有进攻。而是让开一条通往深处的道路,林羽琼走一步,后面的火灵兽便跟上。

林羽琼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这有点像是捕猎时,将猎物逼到指定牢笼中去情形,而自己就是猎物。

按照目前的情形看,根本就无法突围出去。

无奈之下,林羽琼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速度很慢,一边走一边在想,如何才能突围出去。

一旦走到目的地,就是自己性命终结的时刻了。

见林羽琼的速度比较慢,火灵兽发出怒吼,后面更是有火焰喷出。

火灵兽在很不友善的催促,更加证实了林羽琼心中的猜测。

前面不断有火灵兽让路,后面不断有火灵兽跟随。看上去林羽琼是在火灵兽的簇拥之下,如同火灵兽之王。实际上,形同囚徒。

越往前去,火灵兽的实力越强。林羽琼已经看不出相当于哪一境界了,只能根据它们的气息,判断出大概的实力。

林羽琼心中有些懊悔,早知如此,就应当祭出雨滴。如今的情形,就算是祭出雨滴,恐怕也难以逃出去。

前面的山洞内,流淌着一条岩浆。火红色奔流向前,如同是河流一般。两岸有不少的火灵兽,低着头,像是喝水一般,在喝着岩浆。

察觉到林羽琼,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喝着岩浆。

清纯美女性感蕾丝诱惑写实

这里阵阵热浪扑面,落在林羽琼身上的同时,被林羽琼身汗毛飞快的吸收进入体内,化作一丝丝元力融入五彩神火之中。

不断的吸收前方汹涌而来的热浪,随着前行,那热浪蕴含的高温越来越强,甚至四周的岩石壁,都已经出现了无数裂缝,其颜色已然不是赤红,而是发暗,还有阵阵黑烟从其内散出漂升而出,显然是蕴含了火毒。

体内元力疯狂的运转,那五彩神火不断地消化火焰之力,变得壮大起来。

林羽琼体内的每一滴血与肉,都充斥着火焰之力。初始极为难受,如同身上下被火焰吞噬了一样。

嘴巴一张,大量的烟雾喷出,隐隐的还有火光之力。身体内的水分正在急速流失,人如同一具干尸一般。

身旁的火灵兽向林羽琼喷出火焰,形成火焰气泡,将其包裹起来。气泡内的火焰之力,比起周边,要弱了许多。这使得林羽琼没有那么难受。

慢慢的,体内的火焰被炼化。林羽琼适应了火焰之力,皮肤又开始恢复成以前的模样,血肉也丰满起来。

之前脸上因飞刀造成的伤痕,也已经恢复如初了。

林羽琼心中暗喜,这表明自己已经完将五彩神火吸收了,不必再惧怕火焰之力。现在要做的,就是趁机逃走。

在五彩神火的吸收下,火焰气泡破碎。林羽琼对火焰之力已经极为适应,不仅没有不舒适之感,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与舒服。

火灵兽看到这一幕,发出一阵阵的低吼,不过没有任何行动。

火彩神火不断的吸收与转化火焰之力,林羽琼感觉到,自身的实力,在不断的增强,对火焰的掌控,越来越得心应手。

往前不知道走了多久,洞穴越来越宽大,火焰之力也越来越强。并且不断的有新的通道融入,火灵兽也越来越多。

林羽琼明白,自己逃亡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从其他通道汇入的火灵兽,也在赶着一些修士前进。

这些修士部被火焰之力包裹,身体干枯,甚至眼神有些麻木,火毒已经侵入骨髓了。

再往前去,大量的火灵果出现,堆积在通道两旁。只不过林羽琼一个也取不到,也不敢取。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一个巨大的洞穴出现。这里面部都是暗红色的岩浆,这些岩浆成海,更是时而冒起一个个气泡,每当一个气泡破碎,立刻就有大片热浪从那气泡内喷出,向着上方冲去。

更有黑烟飘起,在热浪的推动下,卷在一起喷发。

岩浆海的四周,是堆积如山的火灵果。

岩浆海的中间,坐着一个人,一身红色的衣服,硕大的头颅上面,部是红色的头发。猩红的舌头伸出,卷起一个气泡内的修士,吞入口中。

嘴巴内发出嘎吱嘎吱之声,将那些修士的身体嚼碎,咽了下去。

林羽琼看到这一幕,眼中有些骇然。在火灵兽的驱赶下,排着队向岩浆之海走去。

在将林羽琼前面一个修士吞下之后,红色修士看着林羽琼,眼中露出一丝惊奇。

“有意思,一个窥仙修士,居然能够适用的了如此的火焰之力。”

红色修士的声音,让林羽琼听不出来是男是女。

“你是谁?”林羽琼问道。

“我是谁?”红色修士发出一阵猖狂又粗哑的笑声。

“我就是火灵圣母,是这火焚山的王!”红色修士喊道。

“火灵圣母,这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吧?你是人族,还是妖族?是火灵兽幻化的人形?”林羽琼问道。

火灵圣母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开口道“我是人是妖?我也不知道。自我有记忆之时起,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就在这里。至于那些火灵兽,它们根本就是我产生的,为我寻找食物。”

一团火焰从火灵圣母的身体之上喷出,在虚空之中化作一头火灵兽。

火灵圣母的舌头一卷,大量的火灵果被卷起,吞入口中。

“你受伤了?”林羽琼看着火灵圣母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查阅过很多仙界的典籍,未见有提起过你。而且以你的实力,若不是因为受伤,不会甘心受困在这里!”林羽琼说道。

看着林羽琼,火灵圣母哈哈大笑道“你很聪明!”

说完,火灵圣母的舌头直接向林羽琼方向袭来,从林羽琼的头顶略过,将他身后的一个修士卷起,吞了下去。

“你为什么不杀我?”林羽琼问道。

火灵圣母看了林羽琼一眼,眼中有一些没落,幽幽的开口道“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有灵智的生灵,你留在这里,还可以陪我说说话。”

林羽琼看了一眼四周,那些气泡内的修士,已经形同傀儡。而火灵兽更是没有丝毫的灵智,只有本能。也正是因为如此,火灵兽的实力再强,也无法幻化成人形。

人,是灵智最高的生灵。妖只有灵智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幻化成人形。越是厉害的妖,对灵智的要求越大。

“你待在这里多久了?”林羽琼问道。

“多久?”

火灵圣母陷入了深思之中“一万年?十万年?还是几十万年?我也不知道,这里不见天日,没有办法得知时间!”

林羽琼点了点头,这如同修士闭关一样,也不知道自己闭关的时间是多久,只能根据修为提升的时间,进行大致的判断。

有时候,林羽琼在想,时间和寿元,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似乎有,但是谁又看不到。而且时间跟寿元,有时候又会有所改变。

相同的时间,有时候会觉得很是漫长,又有时候会觉得极为短暂。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火灵圣母一挥手,在她的旁边,一块红色台子浮起。

火灵圣母向林羽琼招了招手“上来吧!”

林羽琼很是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看着修士死亡,林羽琼丝毫没有办法,他根本就不可能是火灵圣母的对手。更何况,这些修士是他本就不认识的。

“你准备什么时候放我走?”林羽琼问道。

现在的林羽琼,就如同被火灵圣母囚禁一样,成为她的奴隶!

火灵圣母没有回答他的话,右手在林羽琼的眉心处一点,一个火焰的印记融入他的识海之中。

林羽琼立刻感觉到,这团火焰开始控制自己的元神,乃至肉身。让他有一种臣服火灵圣母的感觉,火灵圣母完可以一念之间,凭这个印记杀死自己。

看来火灵圣母留下自己,不仅是为了陪聊天这么简单。如今自己完成了对方的傀儡,听命于对方。

“我很快送你出去,出去之后,你要替我做两件事情。”火灵圣母说道。

林羽琼一拱手“请圣母吩咐!”

“第一,去寻找疗伤的圣药,让我尽快的恢复;第二,找出当年伤害我的凶手!”火灵圣母吩咐道。

“是!”林羽琼应道。

林羽琼是火灵圣母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的灵智类生灵,而这两件事情,又必须拥有灵智的生灵才办的了。这才是火灵圣母没有杀林羽琼的原因。

看了一眼林羽琼,火灵圣母道“你的修为太低,身上虽然有火元之力,但是太低微了!”

火灵圣母的目光一闪,林羽琼眉心处的火焰印记立刻扩大,大量的火焰之力,立刻疯狂涌来,没入林羽琼的眉心处。

五彩神火立刻将这些火焰部吸收,转化为自身之力。

这一点没有逃过火灵圣母的察觉,向林羽琼问道“你体内的火焰之力是什么,为何会如此强悍?居然能够吸收我的火焰之力!”

“这……”

正在林羽琼不知道怎么回答之时,火灵圣母大手一挥,林羽琼的身体开始往下沉去,眼看就要融进岩浆之中。

“不管是什么样的火焰之力,我都要将它熄灭!”火灵圣母怒吼道。

身子落下的瞬间,林羽琼整个人猛地向前狠狠地一吸,立刻那下方不断喷发的热浪,顿时就在林羽琼面前生生的被他吸入口中。

这一幕,就仿佛是林羽琼在吞噬火海,那热浪更是化成了实质,形成火焰,尽数被吸入林羽琼身体内,林羽琼身子向后退出一步,面色起了红润,但双眼却是极为明亮。

五彩神火如同形成一层保护膜一般,附着在林羽琼的身体之上,使其不被岩浆所伤。

半柱香后,林羽琼下沉深入火山内部。

在这火山底部,那成海的岩浆,顿时剧烈的翻滚起来,阵阵闷闷的咆哮从岩浆内冲出,与此同时那岩浆之海竟然轰的一声掀开,如同波浪卷天一般,直接向着上方冲击而去。

比之刚才还要浓郁无数倍的高温,更是在这岩浆冲出的瞬间,疯狂的暴增起来,那高温一冲,就连四周的岩石都立刻碎裂了不少,尚未脱落就化成了一片黑气随着冲击升空而去。

这一幕,就仿若是有一股无法相容的冲击之力在推动着岩浆升空,火山爆发!

此刻在外面,若是看向这火山,立刻清晰的感受到了地面在轰轰的震动,那火山也好似在晃动,大片大片的黑烟以比之前剧烈无数倍的气势,疯狂的从火山口喷出,冲击在天地之间,成环形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如同是黑烟遮天,欲要掩盖住此地天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着大量的黑烟不断地被喷出,几乎瞬间,此地的天空就被滚滚黑烟弥漫,丝毫看不见半点光亮穿透,使得这大地,一下子便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中,唯有地面上一处处龟裂内流淌的岩浆,散发出赤红之芒,隐约照亮了四周。

那火山怒吼着,像一只庞大的怪兽。它喷出炽热的浓烟和奔流一般的褐色火焰。四周的峰峦仿佛着了火;白热的石雹,暗红的烟云,火箭般的熔岩,交织成一个硕大无比的万花筒。

在山上寻找火灵果的修士们,望着这一幕,都呆住了。巨大的岩浆顺着山坡,咆哮而下,如同远古的凶兽一般,吞噬着一切。

一个真仙眉头轻皱“奇怪,按照时间来算,应该还有百年,火山才会爆发才对。”

来不及多想,他立刻向外狂奔而去。

不仅是他,所有的修士都在往外围狂奔。火山爆发之力,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

“倒霉,火灵果没有采集够,火山居然爆发了!”

不少修士埋怨到,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暂避火山锋芒。保自己问题不大,只不过这火灵果,会少很多。

修士们埋怨,火灵兽则是极为兴奋。怒吼间向着岩浆狂奔而去。

火山内,岩浆滔天而起。

林羽琼的身影四周的岩浆散发出的高温,不但没有使他受伤,反而让他的修为开始上升,这岩浆很厚,林羽琼身在其内,立刻就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火属性元力。

识海中,一滴圣泉之水飞溅而出。瞬间便将火灵圣母的火焰印记熄灭,而五彩神火,却还是保留。

林羽琼心中大喜,这意味着他可以摆脱火灵圣母的控制,获得了自由。

他身体上的五彩神火,更是在这一刻散发出赤红之芒,更有阵阵朱雀之音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