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自从她得宠以来,在后宫,除了长孙皇后,哪怕是四大妃也不敢这么和她说话,程处瑞是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这就是一个不聪明的女人,仗着得宠,其实她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包括后宫中的一大堆妃子,要知道在这后宫之中,你想立足除了要得宠之外,还要有手段,就这样的女人活不久的。帝王?都是喜新厌旧的,现在觉得你好,等你不好了也就差不多凉凉了。

程处瑞也笑了,这个女人还真逗,李世民的眼光好像越来越差了?莫不是这个女人有啥痛景?看这样不太像!

可这位张嫔看到程处瑞的笑,那种讥讽的笑,当然这是她自己想的,更加来气了,大喝一声:“来人啊,来人啊!”

皇宫中,一位嫔妃大叫,马上就冲来一群小太监和宫女还有一群护卫。当这些人看到程处瑞,护卫自动的退后两步,那些宫中小太监和宫女,有认识这位爷的,当然也有一些新来不认识的。

“你们把这个人给我抓起来,他对本妃动手动脚的!”这帽子扣的有些大,程处瑞就站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那些人,除了几个小太监想表现,老人都不动,就是那些护卫,一个两个都不会动。

“你们要造反啊,此人对皇上的妃子动手动脚,言语侮辱,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张嫔大声喝道。

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我的好妹妹,你编瞎话的功夫越来越差,可想而知,以往你在皇上面前是何等不诚实。这位是平阳驸马,平阳公的夫君,是我大唐的战神,在我大唐,别人在皇宫中有限制,他没有,而这位驸马同样也是最有规矩的人,你所说别说我不信,就是皇上都不会信的。

你们都下去吧!”来人淡淡的语气,一切都是那样的平淡,程处瑞看到来人也笑了,“嫂子!你怎么来了?你不会是想要抓回你家小恪吧!学院还没放假,等放假就回来了。”

来人正是杨妃!这是一个可怜同样权势很大的女人,在后宫之中可以说除了长孙皇后只有她的权利大,原因就是她的身份,前朝公主,要知道现在有多少老臣,重臣都是前朝之人,他们已经反了杨广,你可以说杨广无道,但这位公主确不能说她无德。

因此有多少人都会给她面子,同样身为李世民的四大妃,也是很得宠的,儿子李愔不争气有些胡闹。可李恪不会啊!是李世民得宠的皇子中一员。就这位张嫔骑马也赶不上。

“杨姐姐,他刚才真的侮辱我了!”张嫔见到杨妃还是有些惧怕的!书仓网

傻白甜超美女生夏天治愈系写真

“是吗?那你就受着,你们都下去吧!”那些人听到杨妃的话马上谢恩离开,而护卫更是对程处瑞行了军礼离开,这是对战神的尊重,要知道大唐战神不是叫叫的。

“你也下去吧,今日之事我会和皇上说的,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以为得宠就可以在后宫为所欲为,还有英雄不是让你污蔑的!”杨妃的气质那哪是一个刚刚升上来的嫔妃可以比的,吓和张嫔落荒而逃。

看到张嫔的样子,程处瑞也笑了:“你们这后宫蛮有意思的!我说嫂子,刚才你那样到是和平日不一样,有点像公主的样子了。”

敢这么说话,敢如此开玩笑估计也只有程处瑞,他百无禁忌,而杨妃也不生气,同样笑呵呵说道:“我们也老了,在皇上那里已经失去了新鲜的感觉,而皇上找一些新欢也属正常,不过相比那些只能陪着皇上,不能给皇上留下一儿半女的,我很幸福。

尤其是我比人多一个,不论是懂事的恪儿还是有些浑的愔儿都是我的骄傲!”杨妃一脸自豪的说道。而程处瑞点点头。

“走吧!那边坐一会,最近心情有些闷,所以说出来走走,正好遇到你,和你聊聊天!”杨妃变了很多,和几年前有着太多的不一样。程处瑞叹了一口气,有些时候时间是最好的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随着时间的变动,都可以改变。

“最近恪儿好吗?”听到杨妃问自己,程处瑞也把自己心中的想法抛开,谁让李世民娶了那么多的女人,累点也好。

“那个臭小子聪明,很聪明,所以在学院之中也混的风声水起,只是您这儿子哪都好,就是喜欢勾搭小姑娘,估计你要不管着点,以后你的儿媳妇最少突然一百以上!”

听到程处瑞的话,杨妃也乐了,自己这个儿子确实很让她满意,但是自己这个儿子的好色也让她无耐,好在自己儿子和李佑那种强抢还不一样,这小子会自己去追求,你情我愿,而且很多都会收到自己身边。做为一个王爷,貌似这点也无所谓,有能力你就是收一千个也没人管。

“苦了那个孩子!”杨妃当然也不傻,当然知道自己儿子为何要如此,程处瑞也知道,看到杨妃的样子,也有些无奈,最后同样叹了一口气,做出一个保证:“嫂子,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如何,只要他闹的不太欢实,将来我保他一命!怎么说也是我的学习,就像我保了李泰,李佑他们,恪儿我也能保他一命,前提是他不会造反。”

“谢谢谢谢!”听到程处瑞的保证,杨妃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最是无情帝王家,这话一点都不假,因为自己的身份,因为李恪的优秀,将来是不容于这个朝代的,现在李世民活着可以保住他的儿子,可李世民死去呢?杨妃做为两朝之人,太知道这中间的黑暗了。

“行了!谢什么,一家人而已,长孙皇后是我的嫂子,您也是我的嫂子,我这人也不是谁都认可的,所以一家不说两家话,哪天有时间您啊去我庄子住几天,总是在宫中无聊不无聊。到时候让李恪这小子陪着你。完全放松了,我相信皇上又不能不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