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霸天的领地倒是地处南疆深处三不管的地带,这里也是他凭着千年前的记忆在回归南疆故地之后重新落实下来的。

这里距离南疆中心的河谷平原倒是还有些距离,平日里倒是还有些明王道的势力延伸过来,不过自从他确定了方圆千里地界都是私人领地之后那些人族修士也是敬而远之。

甚至于功利天温信大长老也发话约束门人不得擅闯熊霸天的私人领地,所以这百多年来还算是相安无事。

直到前几天熊霸天突然察觉到有股强大的气息降临在自己底盘中,所以这才气势汹汹的前来查探一番,没想到却是碰上了老熟人。

此时在熊霸天的洞府之中,花冠红玉鸡和蓝狐正在欢快的嬉闹着,旁边放着的是个小笼子,里面关着一只五级碧玉蝎。

易天正和熊霸天一人一兽正面对面的饮着酒,期间还时不时用目光扫了下那只花冠红玉鸡,而后叹了口气无奈的道:“老熊你看这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要不你上去宰了那只鸡我们直接拿来下酒,”熊霸天不耐烦的回道。

易天笑呵呵的道:“老熊你看看这是不是那擎玉大小姐要不是的话,正好我直接上去把她宰了我们烧一顿肥鸡肉尝尝怎么样?”

谁知熊霸天没好气的道:“吃完这只鸡只怕你我又要开始浪迹天涯了,接下来面对的是擎天老祖无尽的追杀。”

“怎么你怕了?”

“怕,当然怕了,你小子是不知道这四大妖王的厉害,动了擎玉只怕即便是你修炼到元婴后期都会不得安生,”熊霸天撇撇嘴回道。

易天听罢点点接着问道:“那老熊你可知道这四大妖王的底细?”

清纯妹纸白纱长裙百花丛中优雅起舞写真

熊霸天伸出手来挠挠头后道:“大体上我有幸只见过擎天和万鹰两个,还有两位居住在天澜大陆的北方,道是无缘得见。”

“那他们的修为如何?”

“他们两个都是七级中期快到顶峰的样子,按照你们人类修士的算法应该是比普通的元婴后期大修士还要强上三分吧,比化神修士略差一点,”熊霸天也是一脸羡慕的道。

那这事还真麻烦了,易天心中瞬间有了计较,像虎齿和燕岭这样的六级后期妖兽都要听命于擎天大王可想而知自己惹上的麻烦有多大了。

不过眼前这位也不差啊,至少在易天看来决计不比虎齿差多少,而且能够在南树一帜说明他眼中也没把擎玉放在眼里。

随即易天接着问道:“老熊你回来这么多年,似乎也没和擎玉大王扯上什么关系么?”

熊霸天喝了口酒才回道:“我和她道不同不相为谋。”

“怎么你们同为妖族各有小算盘不是很正常么?”

“你是不知道那四大妖王都是当年中州离火宗饲养的镇派灵兽,逃脱出来后自立为王,不过彼此之间还都是互有通气。而我却是心系圣教,和他们尿不到一壶里,”熊霸天忿忿道。

原来这四大妖王还有如此背景在,看来日后光复离火宗却是少不了他们的助力。但两千年过去了,都不知道这些个妖王还顾念旧情么。

转过身来瞧了瞧洞内正在嬉戏的肥狗和擎玉,易天竟然发现将他们两个关了段时间后倒是产生了点火花来。

肥狗倒是一副不待见的样子,反倒是擎玉一路上跟在肥狗屁股后面像块狗皮膏药样贴着肥狗。

对于跨越种族的爱情易天也是没法理解,只好随他们去了。稍迟便另起话题问道:“老熊你看我是不是找机会把擎玉送回去,大家一场误会么解释好了就行。”

“是误会你都把擎玉带我洞里了,估计这会虎齿和燕岭都通过秘法找过来了,我这下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都是屎了,”熊霸天没好气的回道。

易天被呛得也脸色难看起来,虽然自己不怕事,但是老熊的态度明显就是感到不爽,现在自己把他直接拖下水了,在他的洞府里面留有擎玉大小姐的气息,那他熊霸天是决计脱不了干系的。

瞄了下熊霸天的脸色,易天想了想后转身对着肥狗道:“今天玩够了,你们两个都先回去休息了,”随后不容分说的将他们连同碧玉蝎都一起收到了灵兽囊中。

做完这些事后易天才转身正视熊霸天道:“不知你现在是否对明王道还有留恋否,如果新任圣子出现你手否会回归圣教呢?”

熊霸天也是被问得愣了下,一口酒含在嘴里好半天才咽下去,然后讥笑道:“难不成你就是新任明王圣子?要知道现在那圣教四部推选出来的圣子候选都是扯淡,一个两个都做不得数。”

“确实如此,我就是那新任圣子,难道你不信么?”易天回道。

熊霸天瞟了眼而后道:“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值得结交的人,当你你放我出牢笼时我就认为你是玄阳派嫡传,现在你又冒认圣子,这个玩笑开不得,别让我对你最后一点好感都埋没掉。继续喝吧,少聊无关的事。”

易天听罢也不脑,只是又拿出两个酒杯放在自己面前,而后分别倒满。接着双手结印只听见几声‘撕拉’声四只手臂从腋下深处,两个头颅在耳边显现。

接着易天不顾熊霸天一脸惊讶的样子三只手拿起桌上的三个杯子后,直接往三张嘴中倒了下去。

稍迟等酒下肚后三个头颅还不忘轮流道了声:“好酒。”

坐在对面的熊霸天此时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扎巴扎巴好半天才开口道:“你真是新任明王圣子,才不到两百年功夫你就把功法练至大成境界拉?”

易天笑着反问道:“那当年秦明月用了多长时间才练到我这境界的?”

“不少于三百年才现出三首,而后又两百年才六目齐开的,论资质你比他强了不少。”

见自己这法身像彻底把熊霸天镇住了,易天急忙打蛇随棍上开口问道:“如今我刚刚接手圣教,只有功利天温信大长老和梵咒天盛行坤肯忠心辅佐与我,其余两部也是面和心不和的样子。怎奈大长老年事已高,寿元也没剩下多少,而梵咒天部宗主实力偏弱,难有大的影响力。”

熊霸天白了易天一眼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想要我去坐镇圣教罢了。”

果然是灵智已开的妖兽,一句话说到点上就通了,易天也不遑多让直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熊霸天听后倒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还要思量一番。

对此易天也只是笑而不语,反正他已经上套,这事应该不离十了。

随即也不多话只是自斟自饮起来,手中的酒还没喝到一半就听到洞外有声音传来道:“虎齿,燕岭特来拜会霸天兄,请速速开门。”

7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