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凌晨曦跟父母去老家拜年,又看到了那个老太婆。

只叫了声“奶奶”,其他的,她都一句都不会说。

这些亲戚们也都明白,自然没有苛责凌晨曦的,然后都高高兴兴的,寒暄起来。

除了凌母自己一个人。

她的屋子里,常年有几个照顾她的保姆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偶尔凌灏的姨妈和舅舅还能来看看她,或者她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玩,都没有拦着。

凌母其实应该是过的最舒坦的了,可是这么多年,因为凌灏娶了柳安宁,凌母就一直都在生气,一直都在赌气,这一赌气就堵了十几年,而她觉得自己被儿子抛弃了,她甚至都不如凌灏那个爹跟他们的关系好。

这么多年,凌父也很知道收敛,知道怎么才能得到最大的好处,所以,他不给凌灏太能麻烦,能拿钱的时候就拿钱。

而凌母享受着凌灏给的非常好的条件,却还是一直在赌气。

赌气到现在,她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整天不跟人接触,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别墅,有人伺候着,整天却阴阳怪气的。

这么多年,凌灏的姨妈和舅舅都来看她,但是每次看都是不欢而散的。

纯纯闺蜜的清凉夏季

后来他们也就渐渐的跟她无法沟通了,也就年节的时候会看看。

这次过年,他们依旧在凌母这个别墅里一起过,他们都自动忽略凌母,跟凌灏一家三口,聊的挺好。

而凌晨曦跟这些表姐表哥们,也都还算融洽。

不过,有一点,凌晨曦其实不太喜欢他们一直I围绕着自己,讨好自己的样子。

这种态度,凌晨曦以前跟柳安宁和凌灏说过,可是,那时候他们就告诉了凌晨曦这也是部分人中的人性。

有的人是如此,有的人不会如此,但是有如此态度的人,不代表他们就不是好人,或者不值得交往,人性中都是有有弱点的,要学会适应。

小时候的凌晨曦其实不太懂,那时候她只是在老家待不多久,反正减不了多少。

随着慢慢长大,凌晨曦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所以,她即便不喜欢,却也适应。

“晨曦,年后就要过生日了,十八岁的成人礼,想好怎么办了吗?到时候我们都去吧,给庆祝成年。”

凌晨曦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像父母也没有提过,会不会大办都是个问题。

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没想过,其实没有什么要大办的。”

“怎么可能?十八岁呢,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办?们这样的大小姐,不都是要来个盛大的成人礼吗?之前我们班一个还算有钱的同学,一个普通的生日都过的像是六十大寿一样,邀请了好多人去酒店参加呢,还都要穿着礼服,装的跟上流社会一样,实际上,就是个暴发户而已。”

“我也觉得姐姐说的对啊,晨曦,可是凌家和柳家唯一继承人呢,怎么都不能这么草率吧?表舅舅没说给过生日吗?”

凌晨曦摇头的,“还早着呢,再说吧。要是真的要办,会邀请们的。”

“他们肯定会给办的。到时候被忘了邀请我们。”

一个个脸上还都比较兴奋,凌晨曦却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反应。

在回去的路上,凌晨曦提起了这个事儿。

凌灏笑着说:“自然要给办一个成人礼。不过,这得看的意愿。想简单点?还是盛大点?”

“简单吧,我并没有想要邀请太多人。不过表姐表哥他们好像更有意愿来参加,他们大概想要那种很盛大的宴会吧?”

柳安宁撇撇嘴角,“他们想要见识,让爸爸带他们去参加别人的宴会就行了。”

凌灏失笑摇头,“没有必要。以后我们家再有别的活动也可以叫上他们。”

凌晨曦坐在车后座,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她一下车的时候,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爸爸,妈妈,还是办吧。成人礼,隆重点,到时候多邀请几个人,我也可以邀请我同学,到时候表姐他们也可以来。”

说完,凌晨曦就走进了屋内,而凌灏看看妻子,柳安宁双手一摊。

“改变主意了。”

凌灏却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不,我们的女儿,其实还是个善良的小可爱。”

虽然说着不喜欢老家那些亲戚,也不怎么亲密,但是她其实还是会考虑别人的想法,还是会想要让他们实现他们的愿望的。

凌灏又笑了下,揽着妻子回了家。

刚到家,韩森就找上门来了,对于韩森的到来,他们并没有什么奇怪。

毕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他找晨曦有事儿或者没事儿闲聊都正常。

不过,韩森在柳家可不敢这么放肆,而是很有礼貌,然后把凌晨曦叫去了花园,两人单独谈话的时候才说了自己的目的。

“相亲!!看看,这就是给我找来的麻烦。晨曦,这就是的不对了,所以,明天,帮我!”

凌晨曦冷哼了声,“凭什么帮?”

韩森倒是阴森的笑了下,“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所有人,我对爱而不得,所以不会结婚,这辈子都不会结婚,我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更不会相亲。”

“……”

凌晨曦咬牙切齿的看着韩森,恨不得给这个无赖的小人两巴掌。

可惜,韩森即便知道眼前的小姑娘气的不得了,他还是故意的挑衅的一笑。

“宝贝,没有,我根本不能活。有了,我们才会皆大欢喜是不是?”

”这个小人!”

韩森一笑,“宝贝,那明天我发地址过去,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打扮的漂亮的去我相亲的餐厅就行了。好妹妹,谢谢了。”

韩森走了,凌晨曦冲着他的背影,狠狠的张牙舞爪了半天,这才气鼓鼓的回了家。

看到凌晨曦的愤怒,柳安宁还比较奇怪。

“吵架了?”

凌晨曦不说话,只是坐下来,抱着抱枕,若有所思的,好像在想什么,一会儿她突然贼贼的一笑,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