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那大汉有些怒了,说道:“MD,看穿的人模狗样的,还以为多有钱,没想到是个穷鬼,竟然只有这么点钱。擦,真是白白浪费了老子这么大的功夫。”

那汉子越说越生气,心中十分不爽,竟然直接对着白一弦拳打脚踢了起来。

白一弦根本不是对手,缩在地上努力的抵挡,可根本就抵挡不住。

宋达民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一翘。他看的出来,那汉子只是因为抢的铜板不多,所以想教训白一弦一顿,并不是想要他的命。

就算自己不管,白一弦最多被揍一顿,并不会出现什么生命危险。

宋达民看着被揍的白一弦,并未出声,一个想法闪过脑海。

就在白一弦被揍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高喝一声:“住手,光天化日之下,什么贼人竟然如此大胆,当街行凶?”

说完之后,就带着身后的几个仆从跳了出来,手指这那壮汉,看上去非常的气愤,说道:“这贼人,好大的胆子,无视法纪,来人,快去报官,将他抓起来。”

那魁梧壮汉闻言,停止了揍人,指着宋达民说了句:“多管闲事,小子,给我等着。”

说完还恶狠狠的看着地上的白一弦,说道:“算小子命大。”说完之后,就赶忙跑掉了。

宋达民带着一众仆从过来,将白一弦从地上扶起,说道:“兄台,没事吧?咦,不是白一弦,白公子吗?”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白一弦擦擦脸上的土,拱拱手,看着宋达民,十分感激的说道:“在下正是白一弦,刚才真是多谢兄台了。

要不是兄台不畏恶徒挺身而出,我恐怕要被那恶汉给打死了。”

宋达民看了看白一弦的身上,十分的狼狈,一身衣衫全是土,身上还有几处在刚才的摩擦下破损了。

除此之外,脸上手上也全是灰土,嘴角眼角还能看到淤青。他观察的十分仔细,没有放过一处细节,最后得出结论,白一弦确实是倒霉,遇到了恶汉抢劫打人。

宋达民笑道:“白兄哪里话,相信不论是谁,遇到刚才这种情况,都一定会挺身而出的。我看受伤了,要不要紧?不如去看看大夫?”

白一弦触碰了一下伤处,‘嘶’了一声,说道:“不要紧,皮外伤罢了。只是我如今狼狈的很,需要回家换身衣服。”

宋达民十分热情,说道:“我怕那恶徒还在附近,白兄一人也不安全,不如在下送回去吧。”

白一弦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也确实担心那恶人还在附近,便点头说道:“那就有劳兄台了。敢问兄台高姓大名?我看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

宋达民说道:“在下宋达民,曾经在望江楼有幸见过一次。”

宋达民一句话带过,接着又问道:“对了,白兄为何一人出现在这里?我记得,身边似乎是有个护卫的。

若是他在,那恶徒也不会盯上白兄,更不会如此嚣张。”

白一弦十分郁闷的说道:“也是巧了。本来是去西湖边游玩,临回来的时候我想着止溪喜欢吃一品酥的点心。

我想着西湖离住处不远,大白天的也不会发生什么危险,就让言风去买点心,我就独自回家。

谁知道就发生这样的事儿了,也是我倒霉。”白一弦说着话,一脸的晦气表情。

宋达民点了点头,一行人一边说话,一边渐渐走远。

此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条巷子里,刚才‘抢劫殴打’白一弦的那个魁梧壮汉出现在这里。

他将衣服脱下来,放到一个布包里面,然后伸手往脸上一抹,那疤痕竟然也没有了。

随后,他又伸手进了衣服里面,从里面掏出了一些块状物,他将这些统统放在了布包里。

而掏出了这些之后,他的身材立即就变化了不少,没有刚才看上去那么魁梧了。

就算有人站在这里,都不会想到眼前的人,就是刚才那个魁梧的疤面大汉。

此人正是言风,他和白一弦,这是搞了一出苦肉计。他刚才施展的,乃是江湖上一些简单的变装术。

言风是习武之人,下手有数,刚才的殴打看上去很是凶残,但其实不痛不痒,唯有嘴角和眼角处,弄了点淤青出来罢了。

这也是为了取信宋达民,不然揍了半天,一点伤也没有,傻子也会怀疑。

为了能接近宋达民,白一弦也是拼了,连苦肉计都用出来了。

若是不用这一招,无论用什么办法接近,都显得太过刻意。以宋达民的谨慎,不会放心。

苦肉计一出,宋达民一定会认为,这是个接近白一弦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而且当时的情况,机会稍纵即逝,宋达民也来不及去寻找他的狗腿子们接近白一弦,所以

,他只能亲自出马,主动凑上来。

言风认准一个方向,几个纵跃便消失了。

等宋达民陪着白一弦到家的时候,言风正手中捧着一盒糕点从另外一个方向回来。

宋达民看了看言风手中的糕点,确实是一品酥的不错。

言风看到白一弦,恭敬道:“公子,糕点买回来了,的脸?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言风看上去又惊又怒,又带着一些惶恐不安,毕竟保护白一弦是他的职责,主子受伤了,那就是他护卫不力。

宋达民仔细观察了一下言风的表情,觉得不像是装出来的。

白一弦也心道言风这货演技也不错嘛,口中却说道:“路上遇到个凶徒,抢了我的钱袋子,还打了我一顿,要不是遇到宋兄,我这回就惨了。”

言风立即惶恐的单膝跪地,说道:“公子,属下护卫不力,让公子处于危险之中而受伤,请公子责罚。”

白一弦说道:“算了算了,是我让去买糕点的,不关事。”

言风说道:“岂能不关属下的事?属下当时应该先将公子护送回来的。公子,可记得那凶徒的模样?言风去为公子出气。”

白一弦说道:“杭州城这么大,谁知道对方藏哪里了?以后遇到再说吧。宋兄,我们先进去吧。”

宋达民点点头,言风站起来,冲着宋达民感激的一笑。这是在感谢他刚才救了白一弦。

宋达民微微一笑,抬腿跨进了大门。

待到白一弦简单清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出来,宋达民便说道:“既然白兄已经平安到家,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欲擒故纵,宋达民也是深谙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