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天宇听到容言玉这般宠溺而亲近的称呼自家的宝贝公主为羽墨时,终于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不对,容太子这般称呼羽墨,还夸她可爱,这究竟是……

旁边的阮贵妃此刻看着苏晚卿身上水蓝色的衣裳,眼中闪过了一丝满意。

果然,苏晚卿还是穿上了这一身衣裳,看她的样子,看来药性还并未发作。

不过这样也并非没有好处,虽然阮贵妃并未起到现场“抓奸”的效果,但是如今在这么多人面前,待会儿若是药性发了作,苏晚卿只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更丢人的举动罢了。

虽然阮贵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开心,她之前极力将话题往容太子和苏晚卿身上扯,原本以为,即使他们并未发生什么,但是许久不出现,还是能够让旁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了。

就算没有证据,但是能够稍微改变一下他们在皇宫大臣们心目中的形象,对于阮贵妃来说,她就已经算成功了一半了。

接下来再刻意制造氛围,等大戏出场那一刻,可就有得看了。

但目前看来,这事情,似乎并未朝着自己想的地方发展?

虽然阮贵妃感觉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沉不住的情绪,但如今她也只能选择等待。

裴羽墨还未讲话,一直站在皇帝身后的一个浅蓝色长袍的男子,此刻站了出来。他的模样端正,虽说并非有多么俊美,但看起来,却让人容易心生好感。

只见他微微往前几步,冲着裴羽墨拱了拱手,温润的开口道:“冯宇久仰羽墨公主大名,今日一见,发现羽墨公主果真是名不虚传,实在是让冯宇敬佩不已。”

英姿飒爽的剑道少女实力撩妹

旁边那些皇宫大臣原本还不知道这位公子是谁,居然在此刻如此胆大包天的站出来怒刷存在感。

直到听到他自称为冯宇,这才恍然大悟。这冯宇,不正是冯大将军家的公子嘛?听说前阵子,皇上为了羽墨公主的终身大事,特地设了比武招亲。这位冯宇,便是在其中拔得头筹的那一个男人呢。

照这么说来,这冯宇公子,可就是未来的驸马爷了?虽然皇上还未正式下令,但一开始他便说过,若是能够在此次比武招亲拔得头筹,便有希望能够成为羽墨公主的驸马。这件事情,在天离国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毕竟想要成为羽墨公主的驸马的男人,实在是太多了。

当皇上下令时,光是排队报名的公子哥,就排满了整条天罗街,天离国的百姓,都纷纷出来看热闹。

最终拔得头筹的男人,便是面前这位叫做冯宇的公子,天离国的百姓,自然是听过他的大名的。此次比武招亲,可谓是让这位冯宇公子出尽了风头,试问,能够有资格成为羽墨公主的驸马的男人,谁会不好奇呢?

今日一见,气质可见一斑。但配上羽墨公主,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裴羽墨看着面前彬彬有礼的冯宇,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厌恶。

她方才可没有看错,这个冯宇在站出来之前,眼里的神情,是她最不喜爱的。那是一种充满了算计的眼神,让裴羽墨甚是不喜。

她从小在宫中长大,自然是看了不少的尔虞我诈。虽说她从不参与其中,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讨厌算计。尤其如今,被算计的那个人,还是她自己。

这个冯宇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刻,大伙儿的关注点都在她身上的时候出来,其意思不言而喻了。

裴天宇在看到冯宇这般直接的出来之后,还忽视了他,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不满。

这冯宇,当初比试的时候明明出口成章,怎的如今显得这般不会做事?

冯宇不知道,自己有心想让大伙儿认识到自己是羽墨公主未来的驸马爷的举措,竟是招惹到了皇上的不满。

若是他情商高一些,学会察言观色,只怕也不会离驸马爷越来越远了。

当然,现在的他感受着大伙儿羡慕而又崇拜的目光,心中得意不已,自然是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裴羽墨微微斜眼看着冯宇,她自然没有错过自家父皇微微皱了一下眉。这让裴羽墨心中稳定了不少,看来父皇也对这冯宇好感度降低了,这也正好合了她的意。

没准都不需要容大哥帮忙,她自己就能把这个破男人搞定了。

但是若因为这一个小小的举措,便取消了冯宇驸马爷的资格,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当初皇上开了金口,许下了诺言,自然也不可能轻易打破。否则,这便是皇上失信于天下了。

裴羽墨的眼睛转了转,看着冯宇道:“原来便是冯公子,听说前段时间,打败了其他的公子,在比武招亲中拔得了头筹?”

冯宇原本以为,羽墨公主这般高傲,更何况又是女孩子家,不会将此事摆在明面上讲。却没想到此刻,她居然主动提了出来,看这样子,她对自己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想到这里,冯宇的眼中得意更甚。

他微微低下头,故作潇洒的甩了一下袖子,神态也多了一丝亲昵道:“羽墨公主说的不错,冯宇不才,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后边有些公子哥,也是此次跟冯宇竞争过的人。此刻听到冯宇这么说,都有些不高兴了。

这冯宇也太傲慢了吧?明明自己拔得了头筹,还说自己不才,只是运气好。那他们这些人,都是没能力,运气又不好咯?

这般故作姿态,真是让人讨厌!

裴羽墨发现,冯宇在说了这几句话后,身后的人群隐约有一些骚动,心中不禁有一丝好笑。

这冯宇,也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她不过随便这么一问,他便这么多戏,真是无语。

但裴羽墨是谁,堂堂一国的公主,岂会跟这种小人物过不去?若非他算计她,她根本不屑理会。这种男人,别说爱情了,她根本连了解的欲望都没有。他看中的,不过是她夫君的这个身份罢了,这样的男人,让她不耻。

裴羽墨并未理会冯宇,而是看向自家父皇道:“父皇,听说您为了羽墨的终身幸福,特地为羽墨找了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

苏晚卿在旁边听着裴羽墨这般怪异的提问,都有些忍不住想要笑出声了。若非容言玉暗中瞪了她一眼,只怕是她都要忍不住了。

裴天宇看着裴羽墨无辜的眼神,眼中闪过了一丝尴尬。此事的确是他先斩后奏,虽说作为父亲,为女儿考虑终身大事是应该的。但自家的女儿并非寻常女儿的性子,若是她执意不同意,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裴天宇咳嗽了一声,他没想到,冯宇居然这么蠢,真不知道怎么考到第一的。

但他也只能开口道:“墨儿啊,父皇也是为了的幸福着想,看看,整日往外跑,一个姑娘家,又是天离国的公主,若一直不成亲,这成何体统?”

裴羽墨吐了吐舌头,看自家父皇的反应,这件事情还是有余地的。看来,冯宇并非是猪队友,反而还是神助攻呀!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道:“父皇,谁说羽墨不打算成亲呀?这不,这一次便带着未来的驸马来看父皇您了吗?只是羽墨没想到,在羽墨回来之前,父皇居然已经为羽墨打理好未来了,羽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

裴羽墨说完这番话后,别说大伙儿了,连裴天宇也愣住了。

他知道,自己这番举动,肯定是让墨儿不欢喜的。他以为她会直截了当的拒绝,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这般说。

但裴天宇觉得,这不过是裴羽墨的缓兵之计罢了。

他苦口婆心的说道:“墨儿,父皇终究还是为了着想,感情的事情,还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是不?”

裴羽墨有些无奈的看着裴天宇道:“父皇,羽墨已经与他人培养好感情了,您怎么就不相信呢?这样对冯公子是不公平的。”

冯宇在听到裴羽墨这般说后,神色已经有些不好了。

这羽墨公主,必定是骗人的,只为了让他放弃,才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凭什么?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第一这个位置。对于驸马爷这个身份,他势在必得!

更何况,羽墨公主之前一直在其他地方,也从未听说,她身边有出现哪个男人。所以,这一定是假的!而且就算真的有,难道会比考了第一名的自己优秀吗?孰轻孰重,他相信皇上还是拎得清的。

裴天宇也显然有些不信,这丫头,为了逃婚,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这么多人看着呢,也不害臊!

他正想开口训斥一下她,但裴羽墨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一直不出声的容言玉旁边,亲昵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还微微摇晃了一下。

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裴羽墨冲着同样有些呆滞的裴天宇道:“父皇,言玉可不就是您未来的女婿嘛。羽墨与他早就彼此订下了终身,此生非他不嫁,父皇您就不要为羽墨的终身大事操心了。羽墨与言玉,彼此两情相悦,还望父皇成全。”

裴羽墨说完这番话后,全场安静得仿佛一根针掉落在地,都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