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月咬紧了牙,想要说话。

她用眼神看着大力,眼里多了一丝哀求。

跟方才气势汹汹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苏晚月可不吗,再这样下去,万一她失血过多而死,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虽然她知道,圣白大人一定不会轻易让她丢了性命,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她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如今的苏晚月,可惜命了。

大力对上苏晚月有些可怜巴巴的眼神,不禁抖了抖肩膀,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个女人,居然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他憋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想说话?”

苏晚月维持着那个眼神,点头如捣蒜。

“还敢在我耳边尖叫么?”

苏晚月:“……”她拼命摇头,力度之大,生怕大力看不见。

大力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千圣国的几个人,他们这会儿都被缠得死死的,根本就没办法脱身。

RUBY的室内风采极致迷人

即便他们想要救他们的圣女殿下,此刻恐怕也是分身乏术。

因此,大力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只要不尖叫,那我便放开手。但是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我心里犯恶心。”

苏晚月清晰的在大力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嫌弃。

苏晚月:“……”她有些羞愤的调过头,但到底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想想从前,哪个男子在看到自己露出这般神情,不是对自己百般疼惜和呵护?怎么会像这个又臭又硬的男人一样,居然敢说她恶心!

苏晚月在心里发誓,等自己平安离开了迷雾之森,回头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可恶的男人!

大力看苏晚月点了头,到底还是松开了手。罢了,再相信这个女人一次,若是她再敢耍什么花招,自己可就不客气了!

一旁的苏晚卿看着大力眼里明显的嫌弃,不禁感到有一丝好笑。

可能只有像大力这样的男人,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不过苏晚月如今的容貌,必然很可怖,否则以她的性子,根本就不会用黑纱掩面。即便是为了掩盖身份,她也不至于掩得这般严严实实。

因此苏晚卿可以断定,苏晚月的容貌,必然已经在那场大火中被毁掉了。

她原本以为,如今苏晚月活着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显然又是冲着他们来的,当初那场大火,很有可能是她自己使的手段。

但在听到她的嗓音和她的打扮之后,苏晚卿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一场意外,只是苏晚月也许真的是运气好,凑巧被人给救了去。

否则,以她对苏晚月的了解,怎么可能会不惜毁了自己的容貌和嗓子,都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救她的人,是谁呢……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

苏晚卿想不明白,但她此刻毫无头绪,也就暂时不再纠结。

至少,苏晚月的确还没死,她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也不知道若是阮氏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高兴得晕过去?

但看苏晚月这般模样,自然是不可能再回天离国了,对于她来说,原来的苏晚月早就死了,她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听起来,似乎还不是很低。

既然如此,她怎么可能会回天离国呢?

如今惜画和裴谦又有了宝宝,两个人的感情仿若蜜里调油。苏晚月回去,也不过是受辱罢了,旁人的眼光和唾沫星子,就足够淹死她了。

至于她对裴谦是不是还有感情,这就不是苏晚卿该关心的事情了。

苏晚月不知道苏晚卿此刻的想法,在大力的手松开之后,她忍不住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方才被捂住嘴,她呼吸都十分困难。

如今重获自由,苏晚月感觉好受多了。连自己的脖子,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大力看苏晚月果然没有尖叫,这才放心了不少。他可不希望自己再被骗第二次,这简直有辱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苏晚月呼吸顺畅不少后,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她侧头看向大力,声音沙哑的问道:“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我将方才的令牌全都还给,放了我,我保证不找麻烦。”

苏晚月一边说着,声音还带上了一股蛊惑。她知道圣白他们如今顾不上自己,她只能采取自救的方式。

面前这个傻大个,虽然看起来跟天离国是一队的,但这是国土争霸赛,他们到底不会携手走到最后。

人心,都是贪婪的。

苏晚月可不相信,这个男人会不想要那片国土。要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眼睁睁的看着呢。

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碍于天离国的强大,亦或是被他们用了什么手段威胁,这才像如今一般,虽然令牌是从他这里出来的,但苏晚月看得出来,这些令牌,显然都是帮天离国保管的。

这傻大个,真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恐怕,他被天离国的人骗得不清呢。

苏晚月想到这里,看向大力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悯。

苏晚卿那个女人究竟有多狡猾,她可是很清楚的。她如狐狸一般狡猾,若是使一点美色,将他们都糊弄了去,帮自己办事,也不是不可能。

苏晚月只以为看得十分透彻,毕竟眼下,只有这般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只要她冲这个男人抛出橄榄枝,不怕他不中招。更何况,自己提的条件,可是很诱人的。

只要她能够从大力的手底下脱身,之后的一切,都好说。

大力一听,眼睛顿时一亮。

哦!终于到这一步了吗?

他摩拳擦掌,一副快乐的模样。

苏晚月看着他这般模样,心中不禁多了一丝雀跃,她就知道,自己赌对了。这个男人,果然相信了自己的话,只要她答应他的要求,到时候天离国如何,可就不在她关心的范畴了。

若是两个队伍因此撕破了脸,那她可更是乐见其成。

只要能看到天离国倒霉,看到苏晚卿倒霉,她就觉得痛快!

苏晚月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大力,希望他尽快说出自己想听的那一句话。

大力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干脆利落的说道:“想得美!”

苏晚月:“?!”等了半天,他就来了这么三个字,什么意思!

难道是没理解自己的意思吗?

苏晚月心想,这蠢男人恐怕是人高马大但实际上没有脑子的,可能根本没转过弯来。

她压低了声音,带着丝丝的蛊惑,只有彼此才能听见。

“我的意思是,这些令牌都给,而不是给天离国,明白我的意思吗?”

大力的眼睛不禁又瞪大了一些,眼里有一丝震惊。

苏晚月见状,心下得意。这会儿该明白她的意思了吧?她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他再不懂就真的是傻子了!

就在苏晚月以为,自己即将重获自由,并为自己的计谋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大力忽然摇了摇脑袋,开口说道:“还不够。”

苏晚月:“……什么意思。”她的心里忽然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大力一脸认真的看着苏晚月,开口说道:“那些令牌太少了,不够。”

苏晚月的眉头抽了抽,似乎已经预感到这个男人接下来会说什么,他未免也太贪心了吧!

“还想怎么样?”

“把们的令牌也给我。”

苏晚月顿时瞪大了眼睛,眼里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这个男人,居然如此贪婪!居然还想要更多?

苏晚月感觉自己的眉心在微微抽搐。

大力看着苏晚月一副不愿意开口说话的模样,挑了挑眉头,以为她没有听见。

“没听清楚吗?我说——”

“我听见了!”苏晚月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大力。

她有些不满的看着大力,很想开口讽刺他几句,但是想一想,自己脖子上的砍刀,还有些沉甸甸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于是她到了嘴边的话语,硬生生转了一个弯。

“若是我将令牌给,当真会放了我?”

大力似乎有些不屑的看了苏晚月一眼。

“放心,我大力,素来都是说到做到,可跟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不一样,说话不算话。”

苏晚月只觉得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了,她恨恨的垂下眼。

她忍。

“如果真的会放了我,那我会将这些令牌给。”

一旁的圣蓝虽然被纠缠着,但听到苏晚月冒出这句话,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这个圣女,为了自己,居然要将所有的令牌都交出去,她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她是不是疯了?圣子殿下为了这次的国土争霸赛,究竟有多上心,作为圣女的她,不会不清楚吧?

苏晚月此刻可感受不到圣蓝的目光,她心里只有眼下自己的状况。

大力有些不信任的看着她。

“真的会将令牌都给我,说的话能算话吗?”大力一边说,一边瞟了千圣国那几个人几眼,意思很明显。

愿意,他们可不一样愿意。

苏晚月作为圣女以来,何曾受到过这种质疑,她顿时就恼了,话语也禁不住脱口而出。

“我说的话,自然都作数,我可是圣女,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