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

王金坡也知道董明朝不可能任凭自己胡作非为,微微沉默了一下才道:“放心吧,我不会使用让王振消失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手段的,不过,即便不让王振消失,我也有让他不好过的方法,有时候,城堡往往毁在自己人手里……”

……

决赛之日,洪雅医院和市立医院的人都到齐了,连一直消失不见的浮向天也出现了,不过他看王振的眼神依旧算不上友善,更大的可能倒像是来看他败北后的模样。

与市立医院一致的欢呼声相比,洪雅医院就显得有些沉默了,甚至连句简单的加油打气都没有,众人虽然也是来看比赛的,但更像是观看一场事不关己的比赛一样,连参赛者的名字都懒得问清一般。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与王振在众人心中的印象有关,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即将做的这个手术。

连体婴儿分离术,被称为这个世界上最难的手术。

绝大部分的人都觉得,王振是根本无法完成这个手术的,既然没办法完成,自然没有得到冠军的希望,而在没有得到冠军的前提下,第二名和最后一名又有什么区别呢?

让他们去巴结一个不会取得胜利的人,而且还是个他们看不惯的人,又有什么意思呢?这才是众人淡漠的真正原因。

刘文庆洪景怡等人从众人中走了过来,刘文庆勉励了王振几句,又有些落寞说了句“尽力而为”就走了,看来他也觉得王振抽中了下签,胜出的希望不大。

“有很多陌生人啊。”等刘文庆走了之后,苏甜才诧异的说道,“还有好多媒体。”

洪景怡主动解释道:“因为这两个手术代表的意义不一样,骨盆骶骨肿瘤切割一直是华夏难以突破的医术难题,如果秦主任能成功,将代表着华夏的医学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里程,而王振的手术更加难得。”

清新水嫩T恤短裙少女甜美迷人笑容写真图片

“现代医术起源与西方,因为引入较晚的原因,华夏的西医一直称不上强大,所以一个很普通的外国医生或者在国外呆过的医生来到了国内都会成为香饽饽,即便近些年华夏崛起很快,但在高端精密的医术上还是远远落后与发达国家。”李向阳接过话头说道,“这也给了他们一种印象,华夏的医生治不了太难太复杂的疾病。”

易天天哦了一声,恍然说道:“那就是说,如果王振治好这个连体婴儿,就证明华夏有了治好高端复杂病例的能力!是这样说吧!”

李向阳等人沉默下来,的确,话可以这么说,但这次虽然来了很多的记者,但从他们的态度就能看出蹊跷来。

上一次蜂拥的记者挤破了头皮也要往手术室赶,巴不得获得独家的报道,那是因为市民对婴儿的安有很高的关注度。

但现在却没有任何一家媒体主动上来询问,也没人拍摄,更多的反而是记录,显然是觉得王振手术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而一个注定要失败的手术,又有什么报道的必要呢?

可惜的是这群人不知道王振疯狂的想法,要不然大概会直接扭头走人吧。李向阳等人暗自嘀咕。

见没人理会自己的话,易天天有些纳闷的看了众人一眼。

“的确是这样。”洪景怡接过话说道,“而且不止媒体关注,很多国内外权威的医疗结构也在关注着这次手术,一旦成功,对医院名誉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对各位的前程也有很大的帮助。”

易天天闻言跃跃欲试,李向阳等人却苦笑不已,如果是救一个人,他们或许还抱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他们几乎已经放弃了。

远处一阵骚动,秦荣莲在众人让开的道路上走了过来,同行的还有很多市立医院的医生,陈淑琪就在她的身边。

秦荣莲不是故意来找王振的,而是因为她的实验室在另一个方向,不过路过王振身边时,她还是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说道:“没想到跟我对决的还是。”

王振看着她的表情笑道:“看来并不意外。”

“见过和舒琪的比赛我就知道不同凡响。”秦荣莲并没有表现出盛气凌人的态度,一来是她的身份使然,二来她明白两人的手术都算不上简单,到最后很可能都会是失败的下场,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过和一个对手也没什么好说的,秦荣莲站了一会儿,觉得没话说了,再次提起脚步往手术室走去。

陈淑琪神色复杂的看了王振一眼,大概没想到当初被她看不起的王振竟然会是跟她师父决赛的人。

“们也进去吧。”洪景怡对王振说道,“这场手术很可能会耗费很长的时间。”

王振点点头,带着众人朝手术室内走去。

走进手术室,才发现里面还有几个人在,一个年轻的军装男子,一个很漂亮但有些柔弱的少妇,还有几个白大褂中年医生。

“这就是即将给婴儿做手术的王振王医生。”一个中年医生主动介绍道,“这两位是孩子的家长,古胜己先生和穆敏女士。”

见到主刀医生这么年轻,军装男子和柔弱少妇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不过王振意料之中的抗拒并没有来临,古胜己主动伸手说道:“王医生,我儿子就麻烦了。”

“放心。”王振同他握了握手,对众人说道,“大家请出去吧。”

古胜己对他的回答有些惊讶,这么多天来,他从医生那里听到的话一直都是略显无奈的“尽力而为”这样的话,还从来没人跟他说过放心这么自信的语言,看来这个年轻的医生有很大的把握。

不过他也只是稍微惊讶而已,王振的年轻让他更觉得这话是自信的体现,而不是实力的使然。

“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医生做手术。”古胜己对妻子穆敏说道。

穆敏点点头,看了手术台上连在一起的两个兄弟,潸然泪下。

这很可能是她看到的最后一眼了,如果手术没有成功,两个孩子都会失去生命,即便手术成功了,他们其中的一个也是永远与世隔绝。

无关的人离开后,房门被关闭的一刹那,整个手术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机器微微的运转声和两个婴儿细小的呼吸声才提醒着众人身处人间。

众人明白,屋外有千万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