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拐着弯的骂人,当我没听出来呢?”卓母哼道。

沈安安无辜的言道,“我没拐弯儿啊!”

围观的人一阵低笑。

这么多人面前,面子挂不住的卓母一下勃然大怒。

“呵,今天我还真是长见识了,现在年轻人都开始这么嚣张跋扈了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动动手指头都把你们这崽子捏死,跟我狂?”

沈安安呵呵冷笑,“我狂习惯了!来,你捏我一个试试!”

卓母火气上涌,抄起电话,“你们两个别想走,小小年纪不要脸,想勾搭我儿子,加入豪门啊?想得美,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货色,小李,给我看住了她们,我教育不了你们,有地方教育你们!”

小李是跟在卓母身后的司机,听到吩咐从车那边又跑过来。

这个小李个子不高,身材魁梧,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走过来,挡住了沈安安与6南辛的去路。

卓家在海川也是名门望族,尤其卓老爷子更是刚直不阿的警界之光,没想到这个儿媳妇儿却是个不长脸的主儿。

沈安安目光凛冽,揉了揉手腕,毫无惧色。

“你觉得能拦得住我们?”

刘诗涵海量清纯美照让你雌雄难辨

这时,卓易从车上跑了下来。

“妈,您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报警!这俩女的打了你,还气的佳敏肚子疼,那肚子里可是我的孙子,她们俩走了,我孙子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卓易一脸难色,“妈,您别闹了成吗?还嫌不够丢人吗?”

说完,作势就拉着卓母离开。

“你给我放手,我今天不把这事儿摆平了,这女的往后还得纠缠你!”

“不是她纠缠我,我到底还要怎么说您才明白?我喜欢她,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您就别掺和了成吗?”卓易的声音有些颓废,完是对自己母亲的无奈与抗争。

卓母一听自己儿子竟然说喜欢那个小狐狸精,更是怒不可遏。

“话说八道什么?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怎么能和这种女人扯到一起?你给我闪开!小李,给我拦着她们,今儿我非得替她们父母管管这种不知廉耻的人!”卓母大喝。

这边小李上来拉扯6南辛。

沈安安上去就是一脚,冲着小李的肚子就踹过去。

脚还没到,忽然身边一个人影,比她出脚还要快。

小李应声飞了出去。

这景象,与刚刚二肥飞出去时如出一辙。

6南辛更是瞪大了眼睛,一切生的太快,让人始料不及。

“咳咳”小李趴在地上干呕,卓母大惊失色。

“阿枫,你这是干嘛?我叫你来是处理这两个女的!”卓母诧异的说道。

卓枫看了一眼6南辛,自然的伸出手臂,将她圈入怀里。

笑着问道,“二婶说的是她?”

卓母惊讶,“你,你们来这是……”

卓枫依旧是一脸和煦的笑容,云淡风轻的眼神,仿佛一切在他眼里都不会激起波澜。

这是常年沉着内敛养成的一种示人的面具,他的血性与热情早已数投入在了事业中了。

他与宫泽宸是截然不同的人,却同样让人捉摸不透。

卓枫微微一笑,声音也异常温和,“这是我的女朋友6南辛,小6,叫二婶!”

6南辛整个人都是懵的,仰头看着卓枫那张如沐春风的脸,惊的张大嘴巴。

卓枫笑意深邃,在6南辛的鼻尖上一刮,一脸宠溺的笑容,“二婶,我们家小6看到长辈有点儿害羞,小6,你认识我二婶?”

6南辛还在突如其来的情况没有回神,也却也知道卓枫话里的意思。

摇头道,“不认识,不知道为什么,二婶就上来打了我一巴掌,说我勾引她儿子,想要加入豪门什么的……”

本来就是想顺势说爱护,可对上卓枫看着她的目光,心里的委屈竟然成倍的翻涌,眼圈泛红。

卓枫抬手抚摸了一下她红肿的脸颊,眉头微动,满眼的心疼。

“别怕,我在呢!”

转头时,脸上的笑容不在,倏然冷厉的目光让卓母一慌。

“这就是二婶给我女朋友的见面礼?”

卓母目光略有闪躲,脸上有些挂不住。

一旁早已惊呆的卓易,更是一脸无法置信。

“辛辛,这怎么可能?”

6南辛眼底一凉,转而手臂挽上卓枫,一指卓易,气恼的言道,“就是他刚刚突然跑过来,我以为他有病,难道……他是你弟弟?”

沈安安退后一步,将“舞台”让给了6南辛。

这个丫头有时候死心眼的一塌糊涂,可真要是明白起来,绝对会审时度势,让自己以利于不败之地。

卓枫点头,“以后也是你的弟弟!”

6南辛忽然一笑,乖巧又带着几分撒娇的仰头言道,“既然是他是你弟弟,这个女人又是你二婶,那就算了吧,刚刚我和安安说了要去吃火锅呢,正好你在,一会儿你买单就好了!”

卓枫眸光深邃难测,浮上几分笑意。

“好!”

转头对卓母时,脸色骤冷,“二婶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那一巴掌我记下了。”

卓母一听,脸气的绿。

本来是叫卓枫过来帮忙的,怎么闹成了这样的局面?

这小子别看平日里对谁都和和气气,可越是这样越让人捉摸不透。

今天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她这个长辈不敬,到底是真的男女朋友关系,还是说知道这丫头喜欢阿易,特意过来添堵的?

怎么想都觉得窝火,卓母却又不得不维持面子。

“你瞧瞧,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你爷爷一直着急你的婚事,难怪几次相亲都不成,敢情是有了女朋友了,那正好,过几日咱们钱家要办家宴,商定阿易和佳敏的婚期,你也带着6小姐一起过来吧!”

卓枫听闻,面无波澜,低头问6南辛,“想去吗?”

6南辛冷眼一抬,嘴角牵了牵,“二婶邀请,我们一定会到的!对了,恭喜你啊,弟!弟!”

卓易脸色灰败,呆立当场。

卓母压着火气,一把拉起了卓易的胳膊,拖着他离开。

车走远,6南辛像触了电一般的跳开,脸上一阵的燥热。

卓枫也绅士的急忙撤手,退后两步。“6小姐,刚刚冒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