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都是这般。看最快章节就上

可以共甘苦,不能同富贵。

金钱和权势,往往可以让很多人渐渐迷失本心。

张易这会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秦水瑶,话锋一转,开口沉声道:“这些商业上的事情,你站在一个艺人的角度,自然和我们站在公司的角度不一样。是是非非,难以分辨。但是,在红日大酒店,你公然拂逆了徐少爷的面子,这件事情你做的不对。”

秦水瑶只是叹了一声,悠悠而道:“我终究不是一个机器,我也有我自己的喜怒哀乐。我想邀请别人跳一支舞,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要强词夺理。”

张易这会勃然大怒,瞬间把自己的烟灰缸丢弃在了地上,啪的一声脆响,四分五裂。他站定起来怒目看向秦水瑶,开口怒声喝道:“那是什么场合,那是什么时候。难道你不知道吗?跳舞什么时候不能跳,偏偏那个时候跳,你还有道理了?”

秦水瑶坐在位置上,看着这会勃然大怒的董事长张易。

终于是没有分辨。

是不对。

放在往常往日,秦水瑶绝对做不出这件事情来。看最快章节就上鄉村小說xiangxiaoshuo.

但是,红日大酒店的吴敌,是她爱的男人。

纯情少女楚楚动人

为了爱的男人涉险,那本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啊。

而这会这董事局会议上,这些在座老狐狸纷纷都是指责了起来。

“瑶瑶,你这出名了都澎湃了?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是啊,那可是徐家的大少爷,你公然拂逆了他的名字,如何是好?”

“真是年少轻狂啊,现在可是把我们星宇传媒置身于水深火热当中。”

……

而那张易这会站着一动不动,听着这一番窃窃私语。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秦水瑶,开口怒喝道:“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徐家的勃然大怒。徐少爷今天一大早就是给我打了电话,说了几次。这件事情要是不处理好,恐怕我儿张白的面子都不太使了。”

张白和徐朗可是一对狐朋狗友。

秦水瑶只是抬头看着张易,脸色平静的像是一潭古水:“那该如何处置为好?”

“道歉。”张易这会开口沉声说道:“公开道歉,并且请徐少爷一起吃个饭。看最快章节就上必要的时候,哪怕舍身取义都可以。徐家作为这京城的四大家族,跺一跺脚,我们星宇传媒恐怕都得土崩瓦解。这件事情,必须高度重视起来。”

秦水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易,看着这个曾经的张叔叔,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舍身取义?”

张易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口坚定的道:“就是舍身取义。难不成,你还真当自己是那玉女掌门?我听白儿说,你在那白云山的时候,可是有过苟且之事。我们都是过来人,对这事看的透彻。不过是蹬蹬腿而已,有什么要紧的?”

啪。

秦水瑶猛然用力的一拍桌子,站定起来,开口怒声喝道:“别乱说,什么是苟且之事?你堂堂星宇传媒的董事长,竟然说出这般话来。,要脸不要脸?想要我给那徐朗道歉,休想。”

会议室里,气氛一瞬间有些凝重了起来。

这秦水瑶和星宇传媒这些日子以来积攒的矛盾,终于在这一瞬间火山爆发了起来。

而那林姐这会轻轻拉了拉秦水瑶,开口低声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坐下来,瑶瑶。”

秦水瑶只是固执的看向了那张易,一脸的倔强。

张易这会同样怒火攻心,看着秦水瑶开口沉声喝道:“真是有出息了,我们星宇传媒捧出来的秦小姐真是有出息了。现在开始不服从公司安排了,看来是想被雪藏几年。我告诉你,我们可以捧起来,同样可以把你摔下去。你别看你现在如日中天,不过都是狗屁。我捧的起你秦水瑶,我照样捧得起张水瑶。”

秦水瑶在这一瞬间,对于这星宇传媒彻底绝望了。

她眼眶微湿,开口问道:“你想要封杀我?”

“封杀你又怎样?”张易这会看着秦水瑶,开口冷声道:“不仅要封杀你,还要把你绑到徐少爷面前,给他赔礼道歉。”

会议室里,艳阳照了进来。

这天气,很暖和。

只是这人心,很冷。

秦水瑶仰起头来,开口冷声喝道:“我和星宇传媒签了七年的约?还剩几年?”

“还剩两年半。”张易这会看着秦水瑶,有恃无恐的道:“我可以把你雪藏两年半。两年半过后,你还有什么名气?到时候放你出这星宇传媒,你恐怕早就过去了。在这娱乐圈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每个人都只有那么几年,你错过了这两年半,还有什么前途?”

这张易虽然说得霸道张狂,但是的确在理。

娱乐圈,很多人都是昙花一现。

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

要是错过了这几年黄金时期,雪藏两年半。

即使放出了这星宇传媒,恐怕这秦水瑶早已经过气的二线明星。

秦水瑶眼眶微微湿润,咬牙切齿的道:“行,你把我封杀两年半。我倒是要看一看,两年半后我还能不能东山再起?”

“哈哈哈哈。”张易看着秦水瑶,这会更为疯狂了起来:“东山再起?这娱乐圈,我张易还有几个朋友,到时候我还不玩死你。我倒是要看看,哪一家公司还愿意签你。即使真有不长眼的,嘿嘿,我就不相信我玩不死你。还能东山再起,做梦!”

撕破了脸皮之后,剩下都是这般血粼粼的。

这张易这会怒火攻心,终于和秦水瑶不死不休。

什么仇什么怨?

吴敌坐在会议室门口的长凳上,早先听着里面的争吵,他就是觉得不对劲。内劲徐徐运转,他开始倾听起着会议室的动静。

听到了这里,他终于恍然大悟。

什么仇什么怨?

无外乎,就是在那红日大酒店,秦水瑶邀请自己跳了一支舞。

这种小事,竟然成了一根导火索?

想一想,吴敌都是一阵惭愧。

秦水瑶落到现在的境况,竟然是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