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青脸色极其难看了,双手之间也开始在暗中聚齐能量:“景升啊景升,我这辈子也许最骄傲的事情就是收你为徒,但是同时,也许也会成为我最后悔的事情。”

景升淡淡一笑:“不得不说这一点需要感谢师父,我能有今天也都是师父培养的好。”

“那还是刚才那句话,你可愿意和为师一起共创大业。”

“首先我要知道这个大业是什么?”

谭青仔细打量着景升,完看不出景升此刻话中到底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相信这个徒弟了。

“上古族。”谭青终于开口道,“我知道你们已经进入过上古族了,还把你二师兄给放了。”谭青眼神中透出了一抹不情愿。

“你是故意将二师兄放在上古族的?”

谭青不想答这问题,而是问道:“如何,可愿一起?”

“两位师兄如今在哪里?”景升也学着谭青,也不回答自己不想答的问题。

谭青低头笑了笑:“没有想到你这小子竟然这么重情谊。这一点还真是让为师吃惊的,小时候我把你带到檀门宗的时候,你不爱笑,也不哭,甚至对所有人都爱答不理,如今你倒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难道是因为云千悦那个小丫头的原因?”

景升不说话,就这么冷冷地看着谭青,仿佛不回答他的问题,那他也不会再和谭青谈下去了。

谭青只能说道:“放心,你两位师兄如今都在非常好的地方待着。你既然这么聪明,也应该猜到,为师留下来的人都是有用的人。所以你两位师兄也许没有你这么聪明,但是对为师都有用。”

长发及腰清纯女孩图片美得像花仙子

他也只能说到这里了。

只要有用,就有活的价值,景升应该能够听懂。

“上古族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做?”终于景升继续问道。

谭青脸色如常,嘴角却露出一抹讥讽:“小子你觉得我这么笨?你这什么都没有答应我,我就把我的大业都对你和盘托出?”

“同样,师父也应该了解我。在我不知道部事情的时候,我也不会随随便便答应你什么。更何况我身后还有魔族,我更不可能随随便便答应你什么。”

“魔族?”谭青笑容更深,“魔族给你什么了?若不是我小时候把你带大,你恐怕早就死了。甚至早就被魔族弄死了。”

“魔族之所以会有大家族的人杀我,恐怕也和师父多少有些关系吧。”

谭青一愣。

“不然的话,我压根还没有成为魔尊,那些大家族为什么杀我。杀了我,就再也不可能知道魔魂在哪了。只有留下我,至少才有找到魔魂的可能。还有,魔族的人怎么知道在北冥长大的那个城池里拥有寻找到魔魂的灵石?”

之前景升一直没有想通的事情,如今到是都顺理成章了。

“是薛平在幕后为你们做的事情吧。其他家族都是他放出去的风声,杀了我,他们就能成给魔尊。而唯独薛家,恐怕这也是他一直让薛照假意支持我吧,其实也在暗中寻找如何能够找到魔魂的东西。甚至你还利用了薛莞。就是不知道薛莞和薛平两个人知不知道他们俩都是在为师父办事儿的。”

谭青一边听一边闭上了眼睛。这个徒弟他应该是控制不了了。

虽然是一颗好棋子,但是不听话的棋子留下来就太麻烦了。谭青做好了决定,又渐渐睁开了眼睛,看着景升:“真是可惜。”

可惜?

景升挑眉。

瞬间感受到整个雾海的气息都在变化了。

景升立刻就要反抗。

那边谭青轻笑道:“也许你自己是可以逃出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两个人呢?他们俩恐怕没有这个本事吧。景升,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能怪为师心狠,但是留下你们来,对为师的大业障碍太多了。本来我是想要留你们的,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所以你选择了雾海。”景升冷冷笑了笑,“因为雾海可以将我们的能量都留在这里。所以你不怕我们死。死了你要的东西也依旧有。”

谭青点头,再一次毫不吝啬地夸奖道:“真是聪明。”

景升站在原地,失望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师父,真是没有想到,师父真的是这样的人。即便有危险,他也绝对不会在这里毫不反抗的,这不是他的风格。

魔尊权杖已经被景升拿在了手中,那黑曜石的光芒再次在空中透出了光亮来。

谭青目中真是有些舍不得啊,不得不说,这个小徒弟真的是太有才华了。在魔族那样恶劣的环境中,他依旧能成长到这番本事,虽然魔魂还未和他合一,但是已经很优秀了。

幸亏,魔魂还未和他合一,不然今天恐怕也难对付了。

所以只能趁着现在杀了他。

谭青目光中也更加坚定了起来,双手聚齐的能量也越来越强,嘴中也开始念动起咒语来。女巫咒语?景升眯起了眼睛,但是也发现,这个咒语好似比女巫咒语更加复杂,现在景升没有时间去思索这么多,他在想该怎么办。

“大魔头。”这段时间一直在景升空间中的云小不说话了。

景升皱眉。

“大魔头,是时候了。”云小不站在空间里,它身旁就是聚魂石,那天云千悦一出来就把聚魂石也给了景升,“如今虽然这里不是魔族,但是这里的能量不亚于魔族,所以你其实可以尝试和魔魂合并了。我知道,你一直再等,是想看看有什么好办法,让我能活下来。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条件让你继续想了。”

云小不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

景升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握着权杖的手紧了紧,喉结也上下吞咽了几下。知道云小不这小东西一向精明,爱装傻,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它一直知道自己的担忧是什么,只是不说罢了。

“大魔头,其实我挺开心我是你的魔魂的。真的。为你牺牲我很高兴。我本来想,能不能看到你和娘亲成亲那一天再走的。如今看来是看不到了。”

小东西更是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