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世界熔岩谷占据90%以上。

换而言之,幽暗生物永远只是少数部分。

一个月后。

雷洛在穿过昼心谷后,又历经坎坷先后穿过多个熔岩谷地,来到了这条前往零度空间幽暗谷的秘密通道。

运气还算不错。

至少从地理路程来说,零度空间并不算遥远,仅仅一个多月便来到了这场充斥着黑暗熔岩目的地,途中最大困难除了真炎谷外,便是之前几个已经彻底崩溃的熔岩谷地,雷洛竟是以引力法则,硬生生强行开辟出了一条通道。

也就是雷洛如今实力再进一层,才能够拥有如此实力了。

此行一途,对于雷洛而言,虽算不上九死一生,但也是历经坎坷了,终于在穿过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熔岩、幽暗谷地后,来到了这片辽阔地底世界相对边缘的幽暗谷。

这是一樽高耸的青蛙雕塑。

不只是哪位幽暗魔物如此趣味,将两个谷地之间的通道,雷洛和金丝雀随着青蛙通道旋风吹拂,噗的一声,从青蛙石像嘴巴里飞了出来。

呃?

凝望着这片空旷陌生谷地内,一望无际的黑色岩浆,所透出的熟悉气息,几乎与死亡深渊下的黑冰气息如出一辙,乃是壁影魔在曲率空间内活动导致的密集裂缝。

气质型氧气美女暖暖森女仙系私房照

这些裂缝形态不定,但无一例外,几乎都是微不可言。

金丝雀轻疑一声后,松了口气的样子道:“看来,我们来的还不算太晚,也许还有机会!”

也难怪它会如此了。

与此处谷地连接的三个谷地,都已经彻底崩溃,地质层断裂后灌入高温岩浆,不出百年就将成为坚实的地壳,因此此次前来,这只金丝雀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的。

由此也不难看出,零度空间曾经挫败的这支超体人军团,似乎并非那种小规模势力。

如此,地底世界幽暗谷高层中传闻的所谓5厘米胜利曙光,并非虚传。

身体轻轻飘下。

雷洛以阴影巨人形态,伸出右手,手心向下张开五指,受到引力法则影响,漆黑岩浆池中发出“咕嘟”、“咕嘟”响声,一颗水晶球大小的漆黑岩浆球,便在它手心形成了。

手心翻转,雷洛将这颗漆黑岩浆球靠近面前,静静观察着。

或者说静静等待着。

好一会儿后,雷洛似乎没了耐性,随手将这颗岩浆球甩开后,身体继续向下飘去,落在了湖面上,静静等候起来。

金丝雀画皮魔趁这段时间,也已经在这片漆黑岩浆池附近飞了一大圈回来了。

“这些边缘谷地空间十分贫瘠辽阔,到处都是叛军,根本不是富饶的中心谷地所能比拟,这里如今已经彻底被熔岩淹没,根本没有半点幽暗谷痕迹,我在这里发现任何生命迹象,幽暗生物们似乎已经随着谷地不可逆转的毁灭而迁徙道其他谷地,或者……被困死在了这里。”

这时。

金丝雀话语间注意到,雷洛脚下的漆黑岩浆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似乎变得粘稠起来,隐隐间冒出许些红色的暗影,要将他拖入到池底似的,却又无可奈何。

嘴角微微一笑,雷洛已经彻底确认了这里的壁影魔真实存在性。

抬头。

他眺望向这一望无际的漆黑岩浆池,几乎没有尽头,对于金丝雀画皮的话语并未在意,起身飞起道:“既然这里十分辽阔,那就慢慢找吧,只要这里还没有彻底毁灭,总会有所收获。”

金丝雀画皮跟着这个阴影巨人,飞向远方。

有一点金丝雀画皮说得没错,这里的幽暗生物,确实已经被困死在了这片谷地!

直到十几个沙漏后。

雷洛和金丝雀才在这片零度空间谷地,遇到了第一个生物。

这是一只火毛虫,大约三米左右的肉嘟嘟身躯,正依靠织丝吊在半空中,也不知道在这片枯寂的地底空间坚持了多久。

而作为熔岩生物,它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片幽暗谷,竟是因为很多幽暗生物都喜欢以这种肉质鲜美的熔岩生物作为牲畜食物进行养殖。

只是如今。

随着这里的地质灾变,饲养它的主人已经死去,它却侥幸的活了下来。

这被唤醒后,褶皱肌肤的老脸慢吞吞凝望着雷洛。

“超体入侵者确实发动了第二次袭击,但这一次,那些幽暗生物们就没有那些好运了,地质开始动荡,熔岩倾灌而入,还有那些可怕的骸骨军团,幽暗塔仅仅坚持了不到一天,就被那些入侵者们消灭了……”

火毛虫虽然并非原始生物,但智慧实在谈不上高。

雷洛能够从它空中得到的消息十分有限。

“所有幽暗生物都死了吗?”

“都死了……”

雷洛脸色阴沉,他显然并未死心。

一旁的金丝雀画皮则试探道:“也是在难为你了,竟然要问它,这在地底世界生物看来,比喻的话就像人类在问一头驴子般可笑,不过它的肉质的确不错,如果你这边没事了的话,就让我过过嘴瘾吧。”

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雷洛向远方飞去。

嘿嘿。

金丝雀一声怪笑,紧接着便是火毛虫的痛苦哀嚎,好一会儿后才再次跟上了雷洛,继续在这片辽阔地底世界谷地转了起来。

十几天后!

雷洛的运气实在不错,竟然在一块残留的地标石碑上找到了零度空间结界塔的坐标地址,于是又花费了一些时间,终于找到了这座被熔浆已经淹没了大半的高塔。

高塔已经被岩浆石化出一层外壳,上面再也看不出任何幽暗肌体符文的痕迹。

但也很不幸。

这座曾经零度空间的知识传承中心,显然早已经被遗弃。

一人一鸟围着这座高塔遗迹转了几圈,看起来实在平平无奇,比之九池幽暗塔也远远不如的样子。

“很难想象,这个破地方竟然找到了打败超体人的力量,虽然只有一次,但也实在不可思议。”

金丝雀画皮出自夜一谷,作为地底世界最顶级的幽暗谷,里面聚集的幽暗老怪物实在难以计数,即使是明面上类似于九幽那般存在都有好几个,更不提画皮魔这般特殊存在,而夜一谷结界高塔之雄伟,的确远不是一般幽暗谷所能相抵并论。

“你可知道,辐射武器的诞生的实验室,仅仅只是一座不起眼边陲小镇高塔,它却改变了整个人类。”

这般说完,雷洛便一头冲破了这座残破不堪高塔外壁,硬闯了进去。

高塔内部,更是灌注满了高温熔岩,曾经物残留大都已经被碳化,少部分则则在表层沾满了石质结构,固为一体。

啪。

气泡术轻轻炸裂,将一块石质层震碎,下面的岩壁同样没有奥秘残留价值可言,微微失望之色后,雷洛仍然没有放弃,他一个一个房间寻着着,不断将凝固粘连的石质层敲碎,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没有能够的供应,这里根本就算有关于那5厘米的知识残留,也不可能保留下来的。”

雷洛却阴沉沉道:“对于考古学者而言,就算已经彻底淹没于历史的文明,我们也能够从遗迹中获得自己想要的知识,更何况你们这些地底世界生物还没有被历史湮灭!”

金丝雀画皮魔张了张嘴。

在他的眼中,是这样看待地底世界的吗?

那自己呢,他当初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是为了获得一个免费帮手,还是为了收集一个即将绝灭文明的残留?

“你来自地表世界?”

突然,一个幽幽的声音,自未知中传来。

雷洛悚然一惊,双眸不断环视四周,精神力几乎扩散至这片空间的每一处角落,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